Tag Archives: 這隻妖怪不太冷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二十六章 旅途中閲讀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晚上十点。
他们已经吃饱喝足,回到酒店。
槐序躺在床上,把两只脚翘得老高,还时不时摇晃一下脚丫子,砸吧着嘴,回忆着晚餐的味道。
今晚他们去吃了楠哥说的那家上过纪录片的烤肉,确实比面店里的烤羊肉串口味好些,不过差别也很小,反正周离吃不出来,只觉得量要比面店的少一些——面店一串有四坨肉,他家只有三坨。但和面店不同的是这家店的烤肉串可以按斤称,点一斤端上来一大盘,就显得很豪迈,吃起来也过瘾。
除了羊肉串他们还点了很多其他菜,大多都是羊身上的,像是羊排羊骨羊腰子和蹄筋板筋之类的,老妖怪吃得非常欢实,而周离最喜欢的反倒是两块钱一碗的羊汤,便宜又好喝。
还有拷油馍,烤包子。
烤包子端上来的时候周离还拍了一张照,分享给小表妹,但只收到了一串省略号。
優秀都市异能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二十六章 旅途中展示
一次失败的分享经历。
酒店订在闹市区,下面有车流声。
槐序哼起了歌,举起手机,看着楠哥给他回复的消息。
再歪头瞄一眼周离。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討論-第五百二十六章 旅途中相伴
周离坐在书桌前,面前摆着一台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周离的身体刚好把电脑屏幕挡住。
不知道在搞什么。
团子也站在书桌上边,正大摇大摆的从周离面前走过去,踩着笔记本电脑的键盘,像是T台走秀。
这时周离会抬起双手来给她让路。
但这只小东西一点也不知恩图报。走到半路她会用余光悄悄瞄一眼周离的表情,走过去后会再回头瞄一眼,见他没有反应,她就很沮丧,躺下来玩一玩自己的尾巴,或者用爪子拨一拨电脑屏幕,过不了多久又会起身再从键盘上走回去,甚至直接躺在键盘上。
当然她要是躺下了,周离会把她抱开。
“你在搞什么?”槐序说道,“楠哥说咱们晚上吃的羊肉串还行,她们今晚烤了地瓜,问你要不要吃?要吃我就去拿。”
“不用了。”
“你在搞什么?”
“你把手机给我一下。”
“你要干什么?是不是想把我支付宝里的钱转走?”
“你支付宝用的我的实名认证谢谢。”
“什么意思?”
“你不需要懂,快点给我。”
“接着……”
槐序随手将手机一扔,甩向周离。
周离没有回头,只反手一抓。
啪的一声。
稳稳接住。
于是他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笑意,觉得自己刚才的动作肯定很帅,并转头说:“我是不是变厉……”
整个视线被槐序的肚子阻挡。
周离仰起头,只见槐序就紧挨着自己后背站着,目光炯然的盯着电脑屏幕,眼里反射着光,因此显得神采奕奕。
“哦~~~”
槐序长长的哦着,然后又说:“你在欣赏我的美照是不是?你竟然不会因为自愧不如而感到羞恼,这证明你其实还是个大度的人,至少比我以前想的要大度一点点。”
周离闻言难受得直皱眉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以前不大度吗?”
“咦~”
槐序一脸‘这种事情你自己不清楚吗’的眼神看着他。
周离抿了抿嘴,跳过这个话题,板着脸解释道:“你误会了,我并没有在看你的照片,也对你的照片完全没有兴趣。”
“又多了一点虚伪了。”
“我打算把你的所有照片都集中起来,做一系列备份,刚才我在我的手机上选好了,选了一些,现在从你的手机上选!”周离放低语速以强调事实,“免得你什么时候把它们搞丢了!”
“为什么要选?全部都要不好吗?”
“要精简。”
“我的照片张张都好看,你是怎么选的?给我讲讲,我很好奇。”
“你在干扰我。”
“唔那你选吧,我看你选。”
熱門都市小说 這隻妖怪不太冷 線上看-第五百二十六章 旅途中熱推
“你还是去躺着吧,你看着我选不出来。”
“好奇怪的话。”
“快去快去。”
“嗷。”
槐序顺便也把团子抱走了。
周离则叹了口气,用数据线插上手机,揉揉眼睛继续挑选。
老妖怪的照片是真的不好选。
因为张张都不一样,而且他无论什么角度什么表情,都是不可能不好看的。
换了槐序自己的手机后,周离发现自己又多了一道工序——要先把那些拍糊了的、照片中看得到手指的、取景实在太烂的、一模一样的等等等等删除掉,再进行正常筛选。
筛选的主要依据是要有纪念意义。
这里面又主要是合影。
一切合影。
和周离的,和楠哥的,和团子的,和小郑姑娘的,和某个地标性建筑物的,和某样第一次吃的食物的,和共享电单车的,甚至和某一片风景的,等等等等。
总之都是记录。
眼睛都酸了。
到凌晨后,周离总算关了电脑,在团子眼巴巴的注视下躺到床上,抱着她睡去。
精华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 起點-第五百二十六章 旅途中推薦
第二天还得继续出发。
继续往前,就进入河西走廊了,这片自古以来的兵家必争之地。
周离还是和之前一样,和槐序到处乱逛。既去风景名胜地,也会到乡道里去走一走。既帮助槐序‘故地重游’,看能不能让他想起原来的事,填补记忆里的空白,亦算是周离的游玩之旅,看看风景、了解下人文和当地美食,顺便给楠哥和小郑分享一下,也是很不错的。
唯一的变化就是周离变得更爱拍照了。
1月18号,上午。
汽车沿着国道平稳行驶。
开车的是周离。
现在就不追求速度了,国道旁边就是高速,他们也没有上去。
“前面到哪了?”
“瓜州。”
“这个地方我知道,产瓜的。”槐序坐在副驾驶,扭头看着窗外,“居然没有改过名。”
“改过的,又改回来了。”周离查过,“才改回来十几年。”
“嗦嘎!”
“要停下来玩一天吗?”
“不要了,直接去敦煌吧。”
“也不买个瓜吗?”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ptt-第五百二十六章 旅途中讀書
“哈密瓜市的瓜也好吃。”
“那行。”
周离没有反对。
进了河西走廊之后,果然槐序是有更多感触的。因为这片土地几乎都是难以逾越的山脉,在山脉中只有这一条‘山沟’通往西域,是一条天然的通道,所以得名西河走廊,所以即便到了现代,修建的公路基本也是沿着这条通道修建的,两旁的山与水都是槐序曾经路过的。
就连地名大多都没有改。
但感触也有限。
周离推测槐序应该多是路过,并没有在这些地方长期驻守过。
比如前些天去的五彩丹霞景区,里面住着好多妖怪,甚至有一只妖怪认出了槐序,但槐序却没有认出对方,他们并不熟。
稍作停顿,周离又说:“但是还是得找个地方吃午饭。”
“你开就是了,我去弄。”
“也行。”
槐序开始摆弄手机了,想来是在点外卖。
没多久,车内就飘起了饭菜的香味,周离还以为外卖到了,结果回头一看,是农家土碗和洋瓷盆装的饭菜,分量十足,此外还有一电饭锅的饭。
“小郑做的。”槐序说,“香不香?”
“……香。”
“再等等,我去拿桌椅,你找个宽敞的地方停下,我们就在路边上吃。”
“嗯。”
几分钟后。
他们已在路边支起折叠桌椅。
槐序先拿过周离的碗,一边舀饭一边说:“以前我们从这里走,到饭点了就是这样,就在路边吃。只是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吃不到热腾腾的饭菜,尽是吃馕,找个背风的地方坐下来就开吃,吃得烦都烦死了,但也没办法,不然就饿,有时候遇到野生的动物,就能加个餐……”
周离一边听一边点头附和。
槐序把饭递给他,又对着对面积雪的山扬了扬下巴:“有时候也会在冬天赶路,一般当兵的都不会在冬天行军,我们不一样,我们冬天也要出去,我跟你讲真是冷得要死,老子有时候气着了,真想杀回帝都去把那个傻逼皇帝给宰了……”
“为什么没这么做呢?”
“我不敢,因为蠢,觉得杀皇帝是不行的,皇帝是天子。”
“这样啊。”
“你是不是不信我能宰皇帝?”
“并没有。”
“哼!我看出来了!”
“请继续。”
“后面的还没想起来……”

yns16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笔趣-第五百一十章 上午相伴-rbsn0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堂屋。
小婶坐在一条高板凳上,正在给郑梓豪整理衣领,一边理一边碎碎念的埋怨小叔给孩子穿个衣服连衣领都是塞在里面的。
周离在她对面坐下,十分乖巧。
小婶停止了碎碎念,抬头对他笑了笑:“在哪读书啊?”
“春明。”
“噢春明……哪个学校?”
“彩云大学。”
“是个好大学呀!”
“将就吧。”
“家里有几个啊?”
“还有个弟弟。”
“弟弟读……”
“比我小一级,也大一了。”
“在哪读啊?”
女王大人請收下我吧
“清华。”
“哦哟那不得了!”
“是,他比我厉害。”
“你也厉害你也厉害……”
“我不行的。”
周离从小虽然孤僻,但这一类的对话他也经历过好多次了。老周那些生意上的朋友们就喜欢这样问他,讨厌死了,现在看来,可能全国的长辈面对陌生晚辈都喜欢问这样的问题。
“你们三个是一个大学吗?”
周离耳朵动了动,听见身后传来的带着楠哥特征的脚步声,他保持着平静的表情,语气温和,继续回答:“也是一个高中。”
“那不错啊!你们放假了吗?”
一只手从周离后脖颈伸了过来,放在他脖子上,像是在取暖,但手却非常暖和,比他脖子还暖和。
靠在小婶腿上的郑梓豪见状立马跑了过来,跑到他身后,学着他和小郑姑娘的称呼喊着楠哥,似乎已经将昨晚的事忘掉了。
周离不动声色:“前几天就放假了,连夜回的雁城。”
“那挺早啊。”
“是。”
接着身后传出楠哥的声音:“今天天气挺好啊,大清早就出太阳了。”
小婶点点头回应:“这几天天气都挺好,在城里难得看到太阳,最近天天都有,就是只晒中午和下午那么几个小时。山上就不一样了,这个冬季里十天有八天都会出太阳,从早照到晚。”
“光线充足,果子甜。”楠哥话里带着笑意,让人听了很舒服,“小郑最近重了好多果树。”
“就是,等明年果子熟的时候我再带郑梓豪来摘点。”小婶也笑呵呵的。
“那感情好啊。”楠哥依然笑着,“自家种的果子纯天然无公害,而且这山上种的,说不定比外头卖的还甜。还可以来看看小郑。”
“就是就是!”小婶的想法被她完美戳中,“你们也可以多来呀!只要有果子熟的时候就来,管他的哟,一个摘一大包、摘三大包回去,反正郑芷蓝一个人在这里她也吃不完,烂地里不如烂肚子里!”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句话好,烂地里不如烂肚子里!”
“可不是嘛。”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聊了起来,在此期间楠哥的手依然放在周离脖子上,让他只得老老实实的坐着,不敢动弹。
和先前小婶对周离的审问不同,现在进行的话题无疑要有意思得多,小婶的神采也大不一样。在楠哥的主导下,她们又换了好几个主题,都是很接地气的,无缝衔接,有些周离都听不懂,比如什么独生子女补贴和祖遗宅基地,但显然小婶非常感兴趣。
她们聊得非常高兴,沟通完全没有障碍,以至于周离差点以为楠哥已经将先前的事忘掉了。
“妈妈~~我饿了。”
“饿了呀?我去看看面煮好没得。”
小婶点头对楠哥笑了笑,起身往里走去。
逆天劫 荏苒在衣
周离也立马起身,闷头跟在她身后,可只走出两步,就被楠哥揪着脖子拉了回来,被硬生生按着坐回板凳上。
随即脖子上的手开始用力。
冷面律师偷个娃 fangjieyou
“你去哪?”
“我去看看面煮好没有。”
“你也饿了?”
“郑梓豪饿了。”周离目光往上,悄悄瞄了眼楠哥脸色,稍作沉默,“楠哥你好厉害,多亏你了。”
“啥?”
“刚才你没出来之前,我都尴尬死了,不知道说什么。”周离老实说道,并适时的投去不解的眼神,“你为什么和每个人都那么聊得来?而且你知道他们会对什么话题感兴趣。”
“哪里哪里,你这转移话题的功力也不赖嘛!”楠哥笑眯眯的说。
獨家妻約
“……”
周离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力道,他又沉默了一下,随即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楠哥手背上,手已经没有刚才暖和了,于是他说:“都凉了,怎么你的手这么容易凉?还是把手缩到外套里面去吧。”
“老子要捏死你!”
“?”
怎么取到了反效果呢?
周离紧皱着眉,百思不得其解。
幸好这时小叔从里面走了出来,还端着一大盆面,楠哥这才放开周离脖子,并给了他一个威胁的眼神。
周离扭头看向别处,站起身:“我去里面端碗。”
“有人端了。”小叔说。
“哦。”
神與鬥羅 霹靂堯堯
早上煮的是鸡蛋面,煎鸡蛋用的猪油,煮面的时候又放了盐,加上豌豆尖,再洒上一搓葱花,其实就这么吃也是有盐有味、鲜味十足的。像是槐序就什么也不放,端着一大盆面便呼噜呼噜的吃起来,每一口都是一大夹,吃得香极了,给周围所有人源源不断的提供‘好胃口’的buff。
周离本身也懒得放什么的,但他见到楠哥把昨晚吃剩的青椒鸡倒进了碗里,立马就得到了一碗青椒鸡肉面,他也跟着学。
然后楠哥端着碗走出去,坐到门口吃,他还是跟着学,和楠哥坐到一起。
现在还早,山上的晨雾远未散去,堆积在山谷里,淡金色的阳光照着雾气升腾,似乎也对胃口有不少增益效果。
“呼噜~~”
楠哥斜着眼睛瞄了他一眼,似有些嫌弃。
情劍無刃
“楠哥你吃豌豆尖么?”
“昂?”
“我夹给你。”
“你不吃昂?”
“你吃。”
“懂事。”
于是楠哥便将碗伸过去,看着他将豌豆尖往自己碗里夹,同时砸吧着嘴:“这山上的豌豆尖好像比我们山下的更好吃。”
“因为山上温度低。”
“嗯?”
“你少旷两节课你就知道,一些蔬菜在低温环境中会合成麦芽糖酶来保护自己不被冻死,吃起来就会有甜味。”周离解释道,“植物生理学的老师就讲过这个东西的,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白菜,俗话说霜打的白菜……”
“闭嘴。”
“好的。”
“明天多掐一点。”
“知道了。”周离老实点头,“那还有好多呢,只是我好像看见有一支开花了,开花了是不是就不能吃了?”
不敗武王
“哦哟你在问我?你不是很懂么?你翻开书查课本啊。”
“小气。”
“你才小气!”
“……”
周离专心吃面,不再理她。
吃完早饭也不是说就闲下来了,洗完碗后,郑芷蓝还有很多小动物要喂,大到牛马,小到鹌鹑,中间还有许多家禽家畜,还是比较忙的,要是遇到农忙时期要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周离和楠哥跟着她转了一圈,回来休息一下,又要开始准备中午的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