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炮灰郡主要改命 線上看-第二百二十九章 短兵相接分享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林骏驰觉得今天自己这个耳朵就是有问题了,什么话都要多听几遍才听得见一样,他盯着大爷李玉的嘴,仿佛觉得自己听的不是真的。
“您这个时候过来,就是为了找凌燕姑娘?”
李玉也略显尴尬,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请问,她在吗?”
林骏驰觉得自己如果说在,后背上就仿佛已经被世子爷抵上了一把刀,可要是说不在,大爷再追问去哪里了,自己又如何回答?
看他为难,李玉也已经知道了答案,笑道:“凌姑娘有东西落了,我来送给她,林小爷就通传我来拜会王妃即可,无需为难。”
林骏驰深结在一处的眉头松开了,赶紧将李玉让了进去,同时派人通传王妃,大爷来探望她。
不出所料的,王妃以身体疲累已经安置为由,没有见他,李玉毫不意外,人也已经到了内院。
林骏驰搓着手,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安置这位大爷,只能请他厅上用茶,自己则急急忙忙去向世子爷报告。
“李玉?!”仰在藤椅上吃着水果,突然听见这个名字,李林喷了一脸,“咳咳咳,他,他来干嘛!?”
林骏驰迟疑了一下,说道:“他来见王妃,娘娘歇下了,就没见。”
李林接过惠香递过来的帕子抹了抹嘴:“怪事,过年都不见他来拜会,这不前不后的跑来干嘛?”
林骏驰闷声不语,半晌之后说道:“好像凌燕姑娘今天掉了什么东西在王府里?听大爷说了半句,正好送还给她。”
李林沉吟片刻,突然想起丁潇潇的短匕,他当时也没仔细看过,莫非那匕首上有什么印记,被李林正好认出来了?
“人呢?”
见世子爷变了脸色,林骏驰反倒松了口气,最起码他留着李玉侯茶,这一步没做错。否则,依着李林的脾气,少不得劈头盖脸来一通大骂。
“在前厅奉茶。那,要不要加凌燕姑娘一同出来?”林骏驰问道。
“不必,好好看着她,不准她乱跑!”
林骏驰领命而去,实则是不想掺和这兄弟俩的口水战,几乎雀跃的去后院,直奔丁潇潇的房间而去。
门轴响动,正襟危坐的李玉看见李林走进来,略感失望,但还是起身行礼:“世子。”
李林话也不说,几步走上主位坐下:“大哥不必如此,侧妃娘娘正想尽办法让你也得个世子封号呢。到时候,咱俩就平起平坐了。”
李玉知道,李林对于这个“二世子”的称呼心怀芥蒂也非一日两日了,他笑了笑说道:“爱子心切人之常情,可是父王也始终没有吐口,可见对二弟的宠爱和期望。”
李林见不得他这副温吞吞的模样,想吵架都翻不起风浪,不耐烦的一挥手:“别和我提他,你来干嘛,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放完快走!”
精华都市小说 炮灰郡主要改命 暖姜-第二百二十九章 短兵相接推薦
“世子府如此高贵之地,岂是我能随意玷污之所,世子为了解一时之气,可也别污秽了娘娘还有……”李玉说到此处,突然顿住,尔后从袖口摸出了那支短小精致的匕首,“这个是凌凤姑娘的吗?”
看见匕首,李林心里踏实了一些,毕竟他猜对了,这家伙真的捡到了丁潇潇的匕首。
“可能是吧,大哥从哪里得来的?”
李玉沉默片刻说道:“其实你们今天争执的时候,我听见了几句。”
抬起眼眸盯着对面的男人,李林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所以沉默不语。
“其实,王府上下都很好奇,世子虽然桃花不断,可从未领过任何女子过府,更别说留宿。这个凌凤姑娘好似从天而降一般,之前也没听说世子与之交好,可瞬息之间世子府侧室有孕的传言,便飞遍了吉里城。”
李林继续沉默,看着李玉等着他的正文。
“二弟,你一向是百花丛中过,虽然我不知道你想利用这个姑娘干什么,可是,女儿家的清誉不比男子,一旦着了污渍这辈子都难洗刷。所以,我希望世子三思后行,别毁了人家的一辈子。”
听到这里,李林蹦起来怒道:“我?毁了她一辈子!你娘怀着你进门,害的我母妃小产,你占了燕王府长子的地位,是谁毁了谁的一辈子!?”
嫡长子胎死腹中,这件事情不仅仅是王妃心里的痛处,也是李林这么多年来无法原谅父亲的原因。
“母亲这一生,又何尝不是困死在王府,作茧自缚?”李玉有些激动道。
“作茧自缚,说得好。那个女人……”
李林正要破口大骂,李玉阻止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的事情在世子府重演,凌凤姑娘不能成为你的正室,却偏偏先入府。若是将来世子的长子也不是燕王嫡孙,将来他们不就是如今的你我?”
说罢,李林将匕首放在桌上:“这把匕首上,全是西归城城主府的图纹,听闻最近西归出了不小的变故,你到底想做什么,我无权过问。但是无论如何,希望你有所行动之前想一想王妃与父王毕竟是夫妻,凌凤毕竟是个姑娘。言尽于此,告辞。”
李玉说罢,转身而出,留下李林坐在原地,突然之间连一句放肆都喊不出口。
从小,他看着母妃多少个夜晚以泪洗面,没到那孩子离开的日子,她都将自己关在小屋里自苦。而那一天,侧妃则是算准了自己有机会,每每想尽了由头在王府里歌舞升平,极尽能事的折腾。
李林几步走到李玉刚才坐的地方,刚要将茶杯狠狠摔在地上,忽然看见那支匕首,猛然想起丁潇潇在西归街头,看见屈雍时手心发凉的一幕,不知为何心头一抖,转而将匕首狠狠掷在地上。
短刃出鞘,李林听见铿锵一声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他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己的手,心中这股莫名烦躁的情绪也解释不透。
“何人!?”门外赫然传来李玉的一声怒吼,之后便是一阵打斗声响,府兵迅速集聚过来。
丁潇潇在内院也听见了声音,挣开林骏驰,几步便到了前厅。
一个黑衣人,正和李玉打成一团,难舍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