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愛下-第八百二十二章 越來越有意思了!相伴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在大唐最不讲规矩且最不在意规矩的只有两个人,那就是皇帝和李承乾二人,虽然有州官放火之嫌,但也没有办法,谁让这是皇权威严的体现呢!
我给你的,你不要都不行,因为过分清高就与我们父子不是一条心,是留不得的;可咱要是不给你,你也不能挖门盗洞的要,因为那既显得没规矩,又太贪心了为君王者所不喜。
拿今天的事来说,如果这个赵士达没有去找李靖,就凭着他在狭乡迁宽乡中的出色表现,李承乾也会单独召见,待吏部、廉政部审核后,一定破格予以提拔,尽量让官场显得公平一些,不至于寒了那些兢兢业业办差官员的心。
可他找李靖来就不一样,但凡长点脑子的人都明白,不管找到皇帝还是他那,大将军的面子一定是要买的,即使是个目不识丁的货色,他们父子也得乐乐呵呵的照单全收;不为别的,就看到李靖之功甚大,天家无以为报的分上。
这里面是不是有携恩的意思呢,李承乾不管他赵某人是怎么说服李靖,就凭着他这份投机取巧的心,李承乾就不信他能在泽州消停干上十五年而一言不发。
找唐俭来的意思很简单,赵士达在泽州干的这么漂亮,进京述职的时候,首先要见的就是他这位吏部尚书,而提不提拔他又要经过吏部的筛选和举荐,李承乾想知道这么能干的刺史,为什么就提拔不起来。
按照唐律,除正职之外,五品以下的官员由吏部审核之后就可直接任命;而五品以上的官员,则由吏部提名,然后廷议之后再做决断。那位赵刺史估计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想一步到位,直接在皇帝和吏部那里水到渠成。
“莒国公,大将军今儿到东宫举荐了一位干才-泽州刺史赵士达,孤想知道这么一位能人、能吏,为什么你们吏部这么多年都没提过,还要劳烦大将军亲自劳神呢!”
呵呵…….,听完了太子的话,唐俭不由的摇头笑了起来,随即言道:“这个赵士达还真行,在薛国公那吃了一记闭门羹,竟然又转头请动了药师兄,这人真是不可貌相!殿下勿急,且听老臣慢慢道来这位刺史的趣事。”
唐俭在前朝时就在李家手下当差,对于当年的人和事,没有什么能逃得过他的眼睛包括这个赵士达。
其人入京已经有些时日了,在吏部报备之后,就去拜访了薛国公等军中故旧,为的就是让其能借着狭乡迁宽乡的由头,留在长安为官,位列于显贵之间。
可他结实的这些旧人,要么已经故去,要么已经老而无用了,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儿,而与东宫沾亲带故者只有长孙顺德一人;
但老长孙是什么人,那是个粗中有细的角色,他已经把儿女都安顿好了,犯不着为了赵士达再担干系,所以就以年迈无用为借口拒婉言谢绝了他。
碰了一鼻子会灰儿后,不得以去找了半休在家的李靖,李靖为人谁都清楚,他是个有恩必报的性格,赵士达曾经在军中救过他一命,现在又求上了门,不为其说上几句这脸面上也不好看。
至于吏部为什么不简拔这位勤勤恳恳的刺史,那就简单了,原因只有两点:其一,赵士达从前与吴、魏两王素有来往,可谓左右逢源,由此可见其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忠厚老实。
这么多年来,他治下的吴、魏两系官员,互相倾轧的十分严重,且还出过不少的贪官污吏,他这个刺史难免有管教不压的罪过,所以年年的考核仅为中等。
其二,廉政部设立之后,接到过不少检举他贪腐的本子,可都因为证据不足没有达到立案的标准。按照朝廷的典制,这样的官员是不能被提拔的,除非这些事都查清楚了,唐俭就算想提拔他也找不出丝毫的借口。
当官儿的怕什么,怕的就是有争议,官箴带嫌不说,且又与谋反的皇子有过密的联系,没有把他划到吴王一党已经是不错了,还想升官?开什么玩笑!
不过,这个赵某人送礼很有本事,听闻他给魏王-李泰送了一幅王羲之的字,给长孙顺德等人有送了不少野味和家乡的特产,可谓是投其所好,人人皆有所得,让谁都说不出他不好来。
这样的人不可不说精明到了一定的程度,“官”字两张口,人家可是领悟的明明白白,连唐俭都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莒国公,看样子你对这位赵刺史的印象不怎么好啊!怎么,是因为他没给你这位顶头上司送礼吗?”,放下手中的茶盏后,李承乾玩味的看了唐老头儿一言。
“殿下,你这是拿老臣打趣,比他赵士达有门子的人多了,可照样是进不去老臣的府邸,合情合理的人,不用多说,只要老臣看到了一定会有所动作,否则说破大天也没用。”
唐俭说的这是实话,坐到他这个位置的人,用寻常的金银是收买不了的,想要让他睁眼,那得有能拿得出手的政绩和像样的官箴,否则别说是刺史一级了就是个县令都不行!
再说,老家伙也是个挑头挺多的人,吏部的堂官们在他威慑之下都老老实实的办差,像赵士达这样的上蹿下跳,即使没什么非议,也甭想在他这过关。
“行,你老的为官之道也算是独树一帜了,这个人再压三个月,你和彦集两部立刻派员明察暗访,需要什么方便孤都可以满足你们;
可时间一过,要是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指正他,那赵士达就不能再压了,你也明白大将军的面子,孤是不能拨的。”
真没看出来,这个赵士达还真挺会钻研的,人家当官专门看现任官,因为现官现管,而这家伙却反其道而行之,偏偏用情义去拍老家伙们的马屁,弄了一个好人缘,但凡有一个点头就能办下事来,谁不知道皇帝和他礼重功臣、老臣呢!
了解太子的意思后,唐俭了然的点了点头,思索片刻之后,随即拱手言道:“殿下,老臣要忙着招呼各道州的官员,无暇分身;是以臣举荐薛国公-长孙顺德为主官,由他和彦集一同去泽州办理这个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