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靈臺仙緣-第705章 發現

靈臺仙緣
小說推薦靈臺仙緣灵台仙缘
白无瑕便微微偏首,满面羞红。
须臾,一身老古董盔甲便被杨晨脱掉,露出了里面白无瑕一身白衣白裙。白无瑕伸出柔白的小手按住了杨晨想要为她解衣的大手,柔声道:
“妾身为杨郎一舞!”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好!”
杨晨坐在大床之上,白无瑕缓缓后退到卧室中央,一边曼舞,一边歌唱,那声音如同清冽泉水,那舞姿犹如精灵。
那柔软的腰肢作出一个个高难度的动作,将她的身材挖掘得淋漓尽致。
最后,白无瑕一边摇摆着胯,款款地投进了杨晨的怀抱。杨晨拥着白无瑕倒在了床上。
“当……”
突然传来钟声,杨晨翻身坐起,伸手轻轻抚摸着白无瑕那白洁无暇的面庞,轻柔道:
“开宴了,真是遗憾!”
喜 良緣
羞红着脸的白无瑕,伸手轻轻推着杨晨的胸膛:“不要让朋友们等的焦急,我们迟迟不出,他们会笑话我们的。”
杨晨腰间一用力,便站了起来,伸手拉住白无瑕柔弱无骨的白嫩小手,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走吧!”
“踏踏……”
两个人顺着楼梯向着一楼大殿走去,此时的大殿内,异常整洁,地面上没有骷髅,擦得地面都能够倒影出家具的影子。中央的桌子也完好无损,上面摆放着各种佳肴和美酒。周围的椅子也都整齐地排列在桌子周围,椅子上坐着文飞扬等八个人。此时都没有穿老古董的盔甲,听闻到脚步声,一起望向了楼梯上的杨晨和白无瑕。
对于这一切,杨晨和白无瑕都没有丝毫的异常,仿佛原本就应该如此一般,两个人脸上都带着亲切的笑意,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坐在了主位上,杨晨笑容灿烂道:
“难得诸位今夜来得齐整,我们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众人纷纷举杯畅饮,气氛一下子热烈了起来。
“杨晨!”文飞扬神采飞扬地说道:“我已经存够了灵石,明天就要去仙缘殿,等我从仙缘殿内出来,实力必定大增。”
杨晨优雅地举起酒杯道:“那就恭喜飞扬了。你们呢?”
“我也存够灵石了。”剑长歌道,明日我也去仙缘殿。
伯 言
“我也是!”
“…………”
“杨晨,无暇,你们两个不会沉醉在温柔乡,不思进取了吧?”
“怎么会?”杨晨摆摆手道:“不过你们先去,我和无暇晚几天。”
“哈哈哈……”
众人放声大笑,白无瑕羞红着脸低下头。只有司马秀一言不发,一口一口喝着闷酒。
午夜。
众人纷纷散去,各自向着二楼走去,进入自己的房间。
一楼大殿内只剩下了杨晨,白无瑕和司马秀三个人。司马秀还在那里一口一口地喝着酒。
杨晨望着司马秀,眼中现出复杂之色,淡淡道:“司马秀,我和无暇就不陪你了。”
司马秀冷笑道:“是啊,良辰美景嘛!”
杨晨淡笑着站起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就不在这里和你浪费时间了。”
司马秀双目猛然赤红,腾地起身,一拳打在了杨晨的脸上。
“砰!”
杨晨的脸上受到重击,身形不由踉跄后退。司马秀大脚在地上一蹬,如同猛虎一般扑向了杨晨,双拳如锤,击打而来:
“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司马秀……”白无瑕惊叫。
杨晨将白无瑕向旁边一推:“男人的事情,我们男人解决。”
“砰!”
杨晨大脚在地面一跺,迎向了司马秀。
“砰砰砰……”
两个人激烈地斗在了一起,都失去了法力,只剩下纯粹的力量。
两个人一会儿,你把我打倒,一会儿我把你打倒,一会儿我把你打得贴在墙上,一会儿你把我打德贴在墙上。
已经适应了道法战斗了两个人,陡然失去了法力,如同街头混混殴斗一般。不一会儿,两个人都皮青脸肿。
只是虽然他们两个都失去了法力,但是本体淬炼的程度在那里,也只是彼此被打了一个鼻青脸肿,确实没有一点儿真正的伤害。
“砰!”
两个人各自在对方的脸上留下了一拳,仰面倒在了地上,杨晨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修为境界比司马秀高,体力也就比司马秀好。司马秀已经耗尽了最后一丝力量,杨晨还有剩余。
“砰!”
杨晨一屁股坐在了司马秀的身边:“还打不?”
司马秀倔强地瞪着杨晨,但是却累得爬不起来。
杨晨顺势躺在司马秀的身旁道:“你喜欢无暇!”
“是!”
“我不喜欢你!”白无瑕走了过来,跪坐在杨晨的身边,怒视着司马秀。
“我知道!”司马秀低沉地说道:“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喜欢我,也不能阻止我喜欢你。”
“可是你打了杨哥哥。”
司马秀指了指自己的脸:“他也打了我。”
“你活该!”
司马秀眼中闪过难过和沮丧,杨晨拍了拍白无瑕的手,刚想要说话,神色却陡然一僵。
一缕阳光驱走了黑暗,白昼降临。
杨晨,司马秀和白无瑕三个人脸上都露出震惊之色,游目四顾,神色更加地震惊。
四周哪里还有什么完整的桌子,排列整齐的椅子,整洁的地面和佳肴美酒?
一切都和他们在黄昏时分进来的一模一样,但是他们的记忆中还有着之前晚宴的画面。
“幻境!”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都知道自己等人中了幻境。只是不知道这幻境从哪里来,但是他们都是聪慧之人,略微反应,便知道这种幻境只能够在夜晚出现,现在天亮,他们没有丝毫的危险。但是,恐怕也失去了寻找幻境根源的机会。
心中不由叹息了一声,杨晨的目光和司马秀相碰,脑海中还有着昨夜的记忆,看着司马秀鼻青脸肿,心中不由怪异:
“你……不会真的喜欢白无瑕吧?”
“杨哥哥……”白无瑕伸手抓住杨晨的手,一脸的惶恐。
“是!”司马秀沉默了片刻,沉声道。
“你……不怕被斩情?”
“我情愿!”司马秀望向跪坐的白无瑕,目光炙热。
“这……”
杨晨感觉无话可说,真是世界大了,什么奇葩都有。明知道一旦成为白无瑕的斩情对象,就只有死路一条,却依旧迷恋白无瑕。
“这……也许就是飞蛾扑火吧!”杨晨心有所悟:“存在即合理啊!”
杨晨取出了一颗丹药服下,脸上的青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此时司马秀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取出一颗丹药服下,脸上的青肿也快速地消失。白无瑕却一直恨恨地瞪着司马秀:
“司马秀,你不要干扰我和杨哥哥的感情,否则我和你不死不休!”
司马秀脸色愈发地黯然,杨晨却是满脸的无奈。
他知道此时便是自己呵斥白无瑕都没有用,她已经开启了情种,自己说什么都不好使。只有冷着脸站了起来,目光向着四下扫视。
“踏踏踏……”
一个个身影出现在楼梯上,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惊悸,杨晨知道他们也都有着昨夜的记忆。看到他们的身上都重新穿上了老古董盔甲,杨晨才猛然想起自己的老古董盔甲还扔在了二楼房间里,便向着楼梯上走去。
“哒哒哒……”
白无瑕的脚步声在后面紧紧相随,杨晨进入到房间,里面哪里还是崭新的模样?
一片狼藉,地面上还有枯骨。
弯腰捡起盔甲穿了起来,转头看着白无瑕也在穿盔甲,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见到司马秀也穿好了盔甲,站在一楼大厅内,从高处望着司马秀,杨晨说不出自己现在心中是什么感觉。
“杨……哥哥,对不起,我我……我和司马秀没……”白无瑕抹着眼泪。
这让杨晨心中有些烦躁,而且还有些沉甸甸,他发现被白无瑕斩情之后,事情很麻烦,并不像自己之前想的那么简单,多了很多纠葛,如今又加入了司马秀。
叹息了一声,顺着楼梯走了下去。看到了鼻青脸肿的司马秀,这才想起自己也必定是鼻青脸肿,取出了一个疗伤丹服下,又递给了司马秀一颗。司马秀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丹药吃了下去。两个人脸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屋子里很惊,连城璧等人都站在周围一言不发。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很明显没有那么严重,因为司马秀和杨晨两个人并没有动兵器。
“杨师兄……”终于还是同门连城璧开口。
“没什么。”杨晨打断了他的话:“你们怎么打算?”
“师兄你……什么意思?”众人的目光都忘了过来。
“这个城堡很明显有问题,我想留下来研究一下。如果你们要离开,我们就在这里分别。”
连城璧想了想道:“我留下来看看,走了一天了,只有这里发现异常,我也想要看看。”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自己要留下来。杨晨点头道:“那就再仔细搜寻一番吧。”
众人再次散开,这次比之前搜查的还要严格仔细,期间也有别的修士过来,搜查一圈就走了。到了中午时分,十个人再次聚集在一楼大厅,每个人都摇头,表示没有发现。
杨晨走到了那幅壁画前,思索道:“如此说来,问题就出现在这幅壁画前。”
众人也都走了过来,目光都落在了那幅壁画上。梧桐阴声道:“如此,我们只有再等到晚上再说了。”
杨晨点点头道:“各位对昨夜的事情还有记忆吧?”
“嗯!”众人点头。
“还记得仙缘殿吗?”
众人眼睛都是一亮,此时他们都记起了仙缘殿。同时众人也心中警惕,相无邪道:
“我们昨夜为什么会提起仙缘殿?之前我们根本不知道。”
杨晨游目四顾道:“也许这个壁画一旦开启,会融入给我们一些古老的讯息,而这些讯息带给了我们记忆。”
“仙缘城,仙缘殿……”白无瑕道:“也许这仙缘殿是仙缘城内最为重要的地方。”
众人俱都点头,花满天突然道:“回忆了一下,仙缘殿很可能是仙缘城一个传承之地。”
吴锄兴奋道:“那里会不会没有成为废墟?还留有传承?”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剑长歌道:“毫无疑问,这个凡人阵是仙缘城开启的,如果我是仙缘城城主,必定会布设一个拥有灵力的小型阵法,作为保护仙缘城的秘密之地,将凡人阵隔绝在外。”
杨晨眼睛一亮,这个他也能够做到啊。
只是……
他现在的背包里面没有阵旗,连刻制的阵法玉片都没有。看了一下门外的天色,如果自己全力奔跑,应该来得及,便道: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黄昏前我会回来。”
“师兄,你去哪儿?”连城璧急忙开口问道。
“我去城外,取一些阵旗。”
话落,杨晨已经迈开两条大腿,全力奔跑起来。仙缘城内没有灵力,封锁精神力,缩地成寸什么的,根本无法使用,只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奔跑。
其他人闻听,明白是明白了,但是心中却更加震惊。
之前知道杨晨是一个炼丹师,就已经足够震惊了。如今又听杨晨的意思,他还是一个阵道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致。
这世间,真的有如此妖孽吗?
“踏踏踏……”
杨晨用上了很久没有使用的草上飞,全凭本身力量的运行,整个人如同贴地在飞掠一般,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残影。
距离黄昏还有一个多小时,杨晨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大门口。听到脚步声,众人寻声望来,便见到杨晨一边走进来,一边卸下了双肩背包,来到了壁画前,细细打量着四周。众人没有人打扰杨晨,都知道他在思索如何布阵。
杨晨准备布设一个阵法,将这个壁画也笼罩在里面。距离夜晚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杨晨打量了大约五分钟,便开始从背包内取出阵旗,开始布阵。
“嗤嗤嗤……”
一面面阵旗插在了地面上,然后又插在壁画周围,将一小部分地面和壁画都笼罩在阵法内。
++++++++++++
感谢:金坷垃软妹打赏100起点币!
忆江南烟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