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x8y1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第一七四章 北林哄騙北辛偷跑回家展示-to4od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
北森收北辛做妹妹,他只跟青梅商量,没有告诉北林,所以,北林不知道,有个周末她来新梅园取衣服,突然发现家里多了个漂亮姑娘,而且跟她一样,一个人占了一间卧室,穿着打扮也很讲究,她就问青梅她是谁,青梅就告诉她,这是她哥新收的妹妹叫北辛,北林当时就不高兴了,她突然就明白了,这一段时间北森不大管她的原因了,原来是转移了注意力,再一问北辛在那里上学,原来是贵族学校,每年各种花费要十几万,她就更不高兴了。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不争气,北森对她有些失去了信心,所以,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这天一起吃过中午饭,青梅把孩子照料好以后,叮嘱保姆几句,就要北辛认真完成作业,就坐车去石家庄,北森中午加班没有回家。
北辛看见北林对自己不友好,就去自己的卧室写作业,北林就走了进去,笑着翻看北辛的作业,表扬北辛学习用功,她晃悠了一会儿,突然问:“你给哥哥同房没有呀?”
北辛睁着一双纯洁的眼睛看着她,不知道她说什么。
北林笑着说:“我是问你和哥哥睡一起没有,男女一起睡觉,你不懂吗?”
21克的爱情之绝世恋 忆紫xi血舞
北辛当时就捂住自己的耳朵说她说流氓话。北林笑着说:“流氓话?你知道我叫什么?我叫北林,你看我长得漂亮吧?我也是哥哥捡来的,我连自己原本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是哥哥给我取的名字,开始,他对我可好了!在我十四岁那年的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他糟蹋了我,从那以后,我就一直陪他睡觉,直到他厌烦我,将我赶出了家门,这一下他又看中了你,不过,你比我年龄大,估计很快会遭他毒手!”
北辛吓得嘴张很大,然后,摇着头说她不相信哥哥是那种人。北林笑着说:“是呀,我当时也觉得他不像衣冠禽兽呀!但他确实糟蹋了我。”
北辛说:“那你为什么不报警?或者告诉老师?”
青春青涩档案之大学 爱情大白菜
北林说:“报警有什么用?告诉老师更没有用!他现在是企业高管,有钱有势,警察根本不会相信你,再说了,你已经被糟蹋了,他又答应给你一大笔钱,你想想,也就不会报警了。”
北辛当时就吓得不知所措,问北林她该怎么办,北林说:“跑呀!你再不跑,等他回来,你就跟我一样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说完她就走了。
北辛原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环境和生活,正准备安心生活下去,没有想到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姐姐,还告诉了她哥哥的真面目,北辛有些不信的,可是,北林说的又有鼻子有眼的,小姑娘越想越害怕,她最后觉得还是赶紧跑的好,所以,她赶忙收拾了书和衣服,装在一个背包里,她背起来就走,一楼遇上保姆阿姨,问她哪里去,她说出去转转,保姆阿姨拦住她说北经理说了,不让她出去乱跑,以免跑丢了。
北辛一听还不让她出门,她就越发觉得北林说的都是真的,她就坚决要出去,保姆阿姨拉也没有拉住。保姆阿姨赶紧给北森打电话,说是二小姐收拾了一背包东西,背着出门走了,拉都拉不住。
北森吓了一跳,赶紧向嘉悦请假,开车回来,他就沿着去内蒙的长途班车站方向找,他进了班车站售票大厅,一眼就看到了北辛,北辛正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沉思呢。北森赶忙跑过去,喊着北辛,北辛一看到北森就抱紧背包,惊恐的说:“你别过来,你是坏人,我要回家,你过来,我就喊救命!”
北森一下懵了,就笑着说:“北辛,我是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想家了吗?明天哥哥送你回家,好不好?”
北辛还是一脸害怕的说:“我不要你送,我自己能回家。”
北森就想到他和青梅走后,就北林、北辛和保姆在家,肯定北林给北辛说了什么,这孩子就变这样了。他赶忙给北林打电话,北林手机关机,看来她是故意关机的。
北森只好给嘉悦打电话,请她来长途班车站一趟,说北辛变得不信任他了。
半个小时后,嘉悦赶来了,北森把情况给嘉悦说了,嘉悦就笑着走近北辛说:“北辛,别紧张,有什么事,有姐姐呢!你跟姐姐说说,北林姐姐跟你说了些什么?是不是她欺负你了?”
北辛一下哭了,紧张的说:“她没有欺负我,我正在写作业,北林姐姐进来了,她告诉我,她也是哥哥捡来的,十四岁被哥哥糟蹋了,一直被逼陪哥哥睡觉,现在厌烦她了就把她赶跑了,她说哥哥哪一天也会糟蹋我,我就想回家。”
嘉悦一听就笑了,过去坐在北辛旁边,右手臂搂着北辛的肩膀说:“北辛,你看看你哥哥像坏人吗?北林是你哥哥亲妹妹,她逗你玩儿呢!你看你这个傻丫头!你哥哥人品最好,我们都尊重他呢!”
北辛想一想说:“那我还是想回家,我也弄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嘉悦一下笑起来了,她对北辛说:“走,姐姐带你去我们公司看看,你看我们像坏人吗?”她就背起北辛的背包,牵着北辛,往外走,北森跟在后面。
到了总公司,嘉悦直接将她带进自己的总裁办公室,北辛看见富丽堂皇,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惊讶的张大了嘴,嘉悦告诉她这是她的办公室,她又将北辛带到北森办公室,北森正在跟两个经理商量事情,见了嘉悦,赶忙起来喊她总裁。
这时北辛发现,哥哥和嘉悦都是正派人,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嘉悦笑着对北森说:“北森先生,你妹妹相信你是好人了,人就交给你了。”北森赶忙谢谢她。
北森让北辛坐沙发上,给她倒来一杯白开水,北辛接过开水,不好意思的笑了,小声说:“对不起哥哥,误会你了,让你费心了!”
北森挨着她坐下,亲切的说:“你把哥哥吓坏了,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你一定要相信哥哥,无论什么时候,既就是全世界的人都认为哥哥是坏人,你也坚信哥哥是好人,你记住没有?”北辛乖巧的说她记住了。
然后,北森让北辛把书和作业拿出来,在他办公室做作业,下午一起回去,北辛就在他办公桌上写作业。北森再给北林打电话,还是手机关机,北森恨得牙痒痒,可是,又没有办法,他已经很长时间不知道北林在干什么,住在哪里了。
其实,北林现在过得特别快乐,她每天上半天在培训学校上课,下半天苏风扬就来接她出去玩儿,各种娱乐场所他们已经玩遍了,不管去什么场所,北林都装得一无所知,傻傻的样子,苏风扬无论给她讲什么,她都装得很敬佩的样子,在关峰身上练出的本事,她全都拿了出来,而且,超长发挥,这次她学乖了,她紧紧守住一个关键点,就是不让苏风扬得到她,每次苏风扬提到与性有关的话题,她都装得很娇羞,就像一个清纯少女,就是她这一份纯洁,死死的吸引住了苏风扬。
这天她搬弄了是非,她知道北辛一定会闹着回家,北森一定会追问她说了些什么,所以,苏风扬约她一起打游戏,她借口怕影响打游戏,就关了手机。他们玩到深夜,苏风扬才将她送回家。
她开门进屋,就看见北森坐在沙发上,显然是在等她。北林关上门,换了鞋,走过来,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强笑着问北森:“哥,你怎么来了!”
北森冷冷的说:“我不是你哥,我是强奸犯,你给我跪下!北小姐也混的不咋样啊!到现在还住着我的旧房子,听说你攀上了富二代,也没有弄一套别墅住住?”
北林听她哥说话的语气,知道这次她哥哥真的生气了,赶忙说:“我就看北辛妹妹是一只菜鸟,就想逗逗她,没想到她当真了。哥,我错了,以后不敢了。”
北森冷笑道:“你那是开玩笑吗?你那是要彻底毁了哥,也想毁了北辛,你说,世界上还有比你更阴的白眼狼吗?”
北林大声的说:“我就是不愿意你收她做妹妹!我才是你的亲妹妹!”
北森冷冷的说:“你是个猪脑子,你就不想想我为什么要收一个妹妹?因为,我那个清纯可爱的妹妹死了!”北林就哭了。
北森对北林说:“我今晚来不是兴师问罪的,北辛已经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了,我是来告诉你,不要再装什么假名媛了,赶紧离开苏风扬,也不要考什么研究生了,认命吧,找个工作好好上班。苏风扬的母亲,已经对你展开全面调查,哥哥不想跟你一起出丑。谁是名媛,语舒,那才是名媛,人家是名教授之女,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举手投足尽显贵气,你看看你哪点像名媛?如果你再不听我的话,我就收回这套房子,你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们一刀两断,各奔前程,也不再是兄妹,你好好想,想好了,给我打电话。”北森起身走了,北林瘫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