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權寵新娘蜜如甜-416 命裡無時莫強求展示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虽知闫旭是玩笑话,但韩云熙听着还是不舒服,他起身拉起乔墨儿。
“皇上,我们一家三口还想多处一会儿,午膳再见。”
闫旭撑着桌子用手倚着脑袋,尴尬一笑:“朕似乎忘了墨儿,身边已有良人。”
“那皇上,不管您做什么决定,你自己开心就好了,别人不能左右您。”
韩云熙最后还是和闫旭提了一个醒儿,“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闫旭听了韩云熙的话,虽不喜但也大彻大悟。
“谢谢韩庄主的提点,朕记下了。”
韩云熙扶着乔墨儿去马场找小豆芽,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在马场上玩起了蹴鞠。
“爹爹,娘亲,我们一起来玩啊。”
乔墨儿听到小豆芽喊自己特别的开心,但这个开心也仅仅只有一瞬间。
她知道自己的病情后,又后悔他与自己相认了。
如果,给他重新找一个娘亲,重新给她寻一个良人,赵柳儿会不会能替自己照顾好他们?
“爹爹,娘亲;父亲还有母妃也来了。”
自从小豆芽唤韩云熙爹爹后,他对耿逸怀的称呼,便成了父亲。
三公主怀有身孕,耿逸怀总陪在左右,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三公主,以及她腹中的孩子。
“走快点儿,磨磨唧唧的,真是太麻烦了,早知道就不让你和我一起进宫了。”
“王妃莫气,我这就走快点儿,你也悠着点儿,别伤了孩子。”
耿逸怀一路呵护。
“母妃,您现在收拾父亲的手段,可真是不一般啊。”
小豆芽看着耿逸怀这么宠着三公主,其实特别的开心。
好像当初耿逸怀也是这般宠过乔墨儿。
不过现在,三公主是守得云开见月明,耿逸怀对她可是放心不下咯。
“父亲,您不如和我爹爹来一把蹴鞠比赛吧,我想知道究竟是爹爹厉害,还是爹爹厉害。”
小豆芽这个小祸害,竟然敢公然给两个爹爹下套。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權寵新娘蜜如甜 ptt-416 命裡無時莫強求看書
“爹爹,你应该不会输给我父亲的吧。”
又怕韩云熙不愿应战,又故意再问了一遍。
韩云熙点头说:“好。”
“那太好了,皇帝舅舅,您来给他们作证吧,反正爹爹还有父亲是您的旧识。”
小豆芽小跑到观赏亭,拽着闫旭的衣服。
“您应该不会徇私的对吧。”
乔墨儿刚想自告奋勇做裁判,小豆芽说的这句话,让乔墨儿闭上了嘴巴。
这孩子,生怕自己偏心了韩云熙,怠慢了耿逸怀。
三公主虽表面不愿理耿逸怀,但和韩云熙一赛的时候,她还是护自己的夫君。
“好,我来做裁判。”
闫旭将小豆芽搂入怀中,好像他才是那个大赢家。
比赛正式开始,二人各找了几名队友,由乔墨儿发球。
韩云熙出于礼貌,先让耿逸怀抢到了蹴鞠。
总是一马当先,着急立功的耿逸怀,很快就败在了韩云熙的脚下。
但耿逸怀也不是那么吃素的,这一战并不是为自己而战,而是为了三公主而战。
韩云熙咧嘴一笑,他何尝不是为乔墨儿而战?
“韩云熙,你就不能让我赢一次吗?”
“不能。”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416 命裡無時莫強求
“为什么?”
“墨儿面前我不想输。”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致命的狗粮。
“我也不想输。”
耿逸怀也不服输的说道。
马场上比赛激烈,小豆芽因为玩的太累,已经睡了过去,三公主害怕蹴鞠踢到自己,便去了更远儿一点的观景台观看比赛。
乔墨儿则和闫旭聊了会儿天。
只不过闫旭的脸色并不是那么的好看。
但乔墨儿却还是一副笑颜如花的模样,和闫旭闲聊着。
“对了,这个是乔涵儿的和离书,她希望您同意了她和耿逸怀的和离。”
“朕恨她都来之不及,又岂能轻易放过她?”
“皇上,当初婵儿最后致命一击不是乔涵儿给的,是鹿先生给的。”
“鹿老头?他杀了婵儿。”
闫旭惊讶。
“是,当时鹿先生知道乔涵儿要杀你,却错杀了鹿婵,他本可以救鹿婵的,却被鹿先生无视,错过了可以救回的时机。”
“那他在哪儿?朕要将他碎尸万段!”
“皇上切莫激动。”
乔墨儿示意闫旭不要过于激动。
“鹿先生已经死在了云熙的剑下。”
“死了,他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死去?”
“那皇上,这和离书?”
乔墨儿再三确认一番。
“随她吧,就允了和离书吧。”
“皇上,还有我一事请求?”
闫旭以为已经没有别的事情了,就想着不说了。
“还有什么事?”
“皇上,请您给乔涵儿还有司空昌下一纸婚书。”
“你说的是那个与你并称妙手神医的司空昌?”
“是。”
“墨儿,他可是目无王法,当众劫狱,并且还是害死朕好兄弟乔二爷之人,你让朕怎么能将这二人捆绑在一起。本都是祸害了,你还要他们互相祸害?”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416 命裡無時莫強求看書
乔墨儿知道闫旭的话是反话,但乔墨儿还是要同他掰扯一下。
“既然都是祸害,皇上您就让这两个祸害在一起吧,免得他们各自去祸害别人了。”
“朕是咽不下这口气。”
“皇上是因为央儿是命中的事情,还带着气吧。”
“是,韩云熙不在此处,朕还真的想知道,为何我的良人非得是央儿。”
闫旭的命欠过鹿婵,也欠过梓欣。
唯独没有欠过央儿。
但为什么大家都要强求他娶央儿呢?
“或许皇上,您应该想想,只有什么都不欠,夫妇二人才能坦诚相待。若是欠了,您身为一国之君,会不迁就对方吗?”
乔墨儿这样一句话,确实是把闫旭点心了。
年少的喜欢,只能叫喜欢。
但他和廖梓欣注定不能成为一对了。
因为他欠廖梓欣两条人命,若是真让廖梓欣成了一国主母,那他一定因为愧疚,一直不停的补给廖梓欣。
他什么都能给她,但江山不能败。
他现在能明白,先帝当年心中有婉娘,却还要执意娶了太后的原因。
原来是为了心无旁骛,安心治国。
“皇帝哥哥,比赛结束了。”
三公主气急败坏的从后面的观景台回来。
“结果如何?”
“打平了。”
“平手还生气?”
“当然,我的男人,自然是一等一的,他怎么可以棋逢对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