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棄少歸來》-第2556章 紅塵仙讀書

棄少歸來
小說推薦棄少歸來弃少归来
在谈到那名存在时,林君河便察觉到了大黑狗眼底深处的恐惧与敬畏。
哪怕因为圣女的缘故,此时的它几乎视神道教为仇敌,却依旧不敢有半分亵渎之色,可见那位存在的恐怖之处。
林君河倒也没有追问,他清楚大黑狗口中的那位存在是谁,真正让他想知道的,是神道教这么做的原因。
只不过,关于这个问题,大黑狗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神道教的人既然敢对圣女动手,那便必然是那位的意思,否则,哪怕是井上拓村也不可能有这个胆子。
而在想明白了这点后,自然也就猜得出这小女孩如今的处境了。
从先前拓村的表现来看,神道教的掌权者显然是要置她于死地。
在这种情况下,下面的人就算也都清楚小女孩的身份来历,但在强权之下,也不可能违背那位存在的想法。
整个神道教内,依旧站在圣女这一派的,恐怕也就只有那头白虎式神了。
按照大黑狗所言,白虎式神的来历极其神秘,似乎与神灵有着某种联系,虽然有时也会听那位存在的调遣,但却对其并不畏惧。
在白虎式神眼中,神灵立下的规矩便是一切,相比起那位存在,圣女在它心中的地位要更高的多。
这也正是先前井上拓村不愿让它发现小女孩存在的缘故。
话至此处,林君河也算是彻底明白了前因后果,只剩下一件事了。
“你可曾见过一个年龄与你相仿的小女孩。”
林君河目光紧紧的盯着身前的小女孩,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才是他真正关心的事,方才的那些,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些闲谈趣闻罢了。
他对神道教的内部权利纷争没有任何兴趣,如果不是因为小仙的话,他也根本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
大黑狗似乎早就对此有所预料一般,倒也没露出多少惊讶之色,而是选择了沉默,甚至连翻译的意思都没有。
事实上,小女孩一直都听得懂林君河的话。
她的天赋不仅表现于修炼,虽然如今年级尚小,但却精通多国语言,之所以先前没有跟林君河说过一句话,主要还是因为怕生。
只不过,在先前大黑狗交代过她以后,此时的她对眼前的林君河显然要开放了许多,犹豫片刻后,随即弱弱的开口道。
“大哥哥,由美.由美在高天原的时候见过一个比我大一点点的小姐姐。”
“高天原?”
林君河皱了皱眉头,看向大黑狗。
后者很快反应过来,连忙道。
“回前辈,高天原乃是我们神道教的禁地,只有极少数的高层人员才知道其所在。”
“是吗。”
林君河挑了挑眉,陷入了沉思之中。
从大黑狗的说法来看,这高天原显然与神道教的总部不是同一个地方。
以他的经验,这个叫做由美的小女孩应该没有说谎,如此看来,小仙必然是被神道教的人转移了。
“高天原,你能带我去吗。”
林君河再次看向小女孩。
后者在听到她这番话后,连想都没想便点了点头,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身下的大黑狗却是突然急声开口。
“前辈.前辈饶命啊!”
“现在神道教的那些家伙都对圣女大人不安好心,若是若是去了高天原,必然是有去无回。”
“高天原乃是神道教的重中之重,更是那位大人的休憩之地,一旦进入其中,即便前辈修为通天,也”
后面的话它没有再说下去,但所有人都清楚它的意思。
林君河自然也明白。
只不过,事关小仙的安危,无论如何他都是要走上一趟的。
“你们只需把我带到高天原即可,不必随我进入,到那时,我自会想办法找到你口中的那位大人。”
“这前辈还请三思,小妖虽然实力低微,但却听教内的大人物提起过,那位大人已然超脱了宗师之境,前辈”
大黑狗的一张脸都皱成了苦瓜,看上去颇为喜剧,但听到这话的人却是半点都笑不出来。
超脱了宗师之境,用华夏的境界分级来说,那便意味着踏入了渡劫期。
一名真正的渡劫期强者!
虽然到现在为止,陨落在林君河手中的半步渡劫强者已经用双手都数不过来,但即便他们全都加在一起,也跟真正的渡劫期强者没有半点可比性。
半步之差,却是云泥之别。
渡劫境,在一定程度上已然可以称之为半仙了。
在玄界大陆,这个境界更是有着红尘仙的称号。
只要踏入这个境界,便意味着在尘世中的修炼达到了极致,于凡人而言,便如神仙一般。
在真正的仙人眼里,他们依旧只是蝼蚁。
但,在人间,他们便代表着无敌!
崩山填海,也不过是抬手之间的事情罢了。
这也正是酒吞童子甘愿冒奇险进入神道教总部的原因。
那最后的半步,恰恰是最关键,也最难踏出的半步,哪怕他身为妖鬼道的第二大妖,也无法凭借己身之力突破。
而现在,大黑狗却说,林君河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这么一尊存在。
即便以后者的性格,此时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对付化神巅峰的强者尚有一战之力,但若是渡劫期强者的话,结果恐怕就不好说了。
只不过,他眼下也没有别的选择。
小仙被神道教的人带走,哪怕对方有着渡劫境强者,他也必须走上一遭。
如若不然,他可能会因此后悔一辈子。
在其后方,百姬眼中遍布担忧之色,正想着如何劝解林君河,但在看到后者眼中的坚定之色后,到嘴边的话又被她咽了回去。
大黑狗也看出了林君河的决定,一条尾巴在身后快速甩动着,好半晌后,它这才咬了咬牙,如同豁出去了一般。
“好,那便依前辈所言,我们现在就能出发。”
“倒不急于这一时。”
它话音刚落,林君河便摆了摆手,转而朝着下方望去。
“我还有些事要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