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wd4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葉恨水-第950章 今天誰也保不住你 我說的推薦-u30kd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话音刚落。
迎面,一道紫青剑气直袭而来。
这剑气厚重中正,凌厉之气弥漫,所过之处,周遭空气随之浮现氤氲气息,空间亦随之波动。
荒帝瞳孔微缩。
没想到方正说出手就出手,更没想到,他出手竟是如此的凌厉绝伦,这一剑锋芒之盛,让他浑身上下汗毛忍不住直竖。
他反手一拳轰出。
拳劲煌煌浩荡,仿佛泰山倾颓,正抵住了方正来袭剑气。
霎时间,无边绝戾之气席卷开来,自荒帝立足之处,地面向外寸寸龟裂破碎,细碎剑气延伸至视线极处……
众荒人急忙躲避。
方正只一招,叫之前还满是威严的荒人贵族队伍瞬间溃不成军。
方正神色淡淡,心头却是大为赞叹……
果然不愧是曾经压制了玄机多年的峨眉任寿,若非是当初被云天顶阴了那么一把,恐怕他到现在都还足可与玄机分庭抗礼。
他的落霞剑气威能极强,虽不及飞剑来的灵巧,但却更胜在厚重凌厉,威力之强丝毫不来的逊色……
方正总算明白为何任寿与寻常修士不同,不爱御使飞剑了。
豪门长媳太迷人
落霞剑气,威力已足可比拟任何级别的飞剑了。
“果然厉害!”
荒帝是所有人中唯一未曾后退躲避的……正因如此,此时,他已经站在了所有人的最前方,看起来,竟有几分孤零零之感。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那沾血的拳头。
一招即伤,优劣立见。
这个当年还需要与人联手才可勉强抵御他的人类,如今已拥有了超越他的力量。
但荒帝神色丝毫不慌,冷冷道:“孤早便该猜到了,你早已经见识过孤的力量,却还敢如此螳臂当车,若非没有脑子,必然是有着属于你的依仗……想不到啊,在你们人类社会中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说法,如今孤想要把这句话送给你。”
一阵死寂般的沉默。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一招便伤在方正手下的荒帝。
虽然他成功的挡住了方正的攻击……但却也被方正打伤……
无敌也只是相对而言。
面对旧神,荒帝虽不致不堪一击,但却明显被对方占尽了优势。
本以为能看到一场势均力敌,乃至于极其惨烈的激战……
却不想旧神竟强大到这般地步。
众多旧人顿时齐齐欢呼起来。
人人脸上皆是露出了狂喜神色,若非荒帝,他们之前的战斗形式可谓一片大好,如今荒帝被人压制,他们自然大喜。
只有南希脸色阴沉。
这些旧人们皆是目光短浅,看到方正压制荒帝他们便大喜过望,这些人却是忘记了方正所谓的旧神名号真的仅仅只是一个名号而已。
他的真身可是一个人类。
一个人类,却拥有着这么强大的力量……
这对旧人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旧人欢呼,而荒人大军,一个个脸色都变的极其难看。
他们不敢相信,那当世无敌的荒帝,竟在面对这所谓旧神之时,一招之中便被见了红。
“你应该还有荒神圣骨吗?”
方正挥手。
白垩飞剑与羡鱼飞剑宛若两条游鱼般不住的在他的周围盘旋。
飞剑所过之处,形成淡淡氤氲,在他身周勾勒出圆润的太极图案,阴阳鱼图案看来玄妙而又莫测。
他认真道:“希望你把荒神圣骨带在身边了,不然的话,今天你没有半点幸免之理,不过穿上荒神圣骨也难存活太久,从这点来看,荒帝,今天谁也保不住你,我说的。”
“你的自信凌驾于你的实力之上。”
荒帝受伤,神态却丝毫不慌。
他并未如何震惊于方正大进的实力,反而轻轻出了口气,摇头道:“原来这就是你的依仗。”
他轻叹道:“了不起啊,短短数年时间竟有如此进益,孤真的是小看了你了,幸亏孤知道你有底牌,所以孤也准备了自己的底牌,不然的话,只凭孤一人,恐怕还真不是你的对手。”
方正问道:“你的底牌,是指荒神圣骨吗?”
“差不多吧。”
荒帝眼底浮现些微残虐的笑容,冷笑道:“方正,当年之仇,今日里,孤终于可以报了。”
话音落下。
自他身后的新永夜城。
一道人影如闪电般飞驰而来。
速度快如御电驰风,肉眼难辩。
来人正是荒主,此时他背着一个巨大的铁箱,飞至近前,恭敬的对着荒帝跪倒在地,道:“陛下,属下不辱使命,已经完成了。”
“非常好。”
荒帝冷笑道:“方正,你的底牌已经显现了,但孤的底牌……你又知道多少呢?孤邀你来此,你就真的来了,是不是有些太过托大了呢?”
很诡异的。
从那巨大的铁箱子被荒主落到地面上后。
权贵娇 平仄客
偌大的战场之上,已是陷入了一阵死寂般的沉默。
连那之前在方正的威压之下,恐惧哀鸣的荒兽们此时也发不出半点声音,只敢乖乖的伏在地上,不敢有半点忤逆之举。
而此时。
方正脸色已是变的震惊无比。
那巨大的铁箱,内里装着的该就是荒帝的底牌……
如今铁箱虽然还未曾打开。
但方正如今的神识领域何其强大,自然轻易便窥探得了内里的境况。
里面竟是……
“哈哈哈哈,这还是你们人类送给我荒界的瑰宝,方正,你利用旧人,让我荒人死伤惨重,恐怕你万万想不到,到最后,你将死在你们人类对我荒界的馈赠之下了。”
荒帝用力一拳砸在那被锁的严实无比的铁箱。
铁箱大门顿时洞开。
铁箱内里……
不算太大的空间,无数坚韧散发乌光的铁链纵横交错,将一人捆绑的宛若粽子一般。
而那人静静的站在铁箱里,哪怕全身上下布满了铁链,也难掩那凶厉绝伦之气。
突见光芒……
他缓缓睁眼,刺眼的光芒并未让他有半点不适,反而一抹红光浮现,脸上已是露出了狰狞的垂涎神色。
这箱子三面皆封,唯一的视角正朝向那众多旧人以及方正……
而他便死死的盯着方正与那大量的旧人,好似看到了一场饕餮盛宴一般,半点也舍不得移开视线。
而随着铁链缓缓从身上掉落。
露出他内里的衣着。
那一袭黑色骨甲,仿佛一套骨架长在了他的身上,尖锐的肋骨将他包围,顶端深深的扎在他的身体最深处,与他完全结为一体。
“一位强大到连孤也无法匹敌的疯子,想不到你们人类世界竟然还有如此强大之人,再加上我荒界荒神圣骨加持。”
荒帝哈哈大笑道:“方正,你纵然再强,纵然你手中有荒神圣骨的残骨,如今面对我荒界正统的完整的荒神圣骨,面对你们人类世界的至强者。你要如何应对呢?”
方正眼底浮现些微荒诞,甚至震撼神色。
一字一顿道:“第一云端?”
那被囚困在黑色铁箱之内的人影,可不就是不久之前还曾助他覆灭云天顶,与其同归于尽的前邪极宗大长老,方正的前前任战傀,第一云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