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244章 好一個鴛鴦浴相伴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小苏,你说什么?”
花如雪心里不好的预感成为现实,脸色瞬间霎白。
比起娘亲永无清醒之日,今日的景象更叫人难堪。
我明明在你面前,你认不出我。
又因为找不到我,哭的这般伤心欲绝。
苏青之见她不信,无奈地摊摊手说:“白神医的诊断不会有错,花掌门得面对现实呐。”
花如雪沉默许久之后,迟疑着伸出手臂想要扶起花婆婆就被宴青一把推开。
“花掌门没资格扶。”
宴青双手抱起花婆婆,擦去她眼角的泪珠恨铁不成钢地说:“那种黑心肝的东西,找她作甚,我带你走。”
花婆婆紧紧地拽着宴青的衣袖,呢喃着说:“如雪死了,嘤嘤。”
“别哭,宴青陪你。”
宴青解下披风将花婆婆护的严严实实,重复道:“宴青在。”
两人的身影远去,吃瓜群众各回各家。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此话送给花掌门共勉之。”
苏青之望着花如雪愁肠百结缓缓远去的背影,语重心长地说。
聪慧如她定然猜得出小时候的事恐怕有些蹊跷。
明明是她脸上的毒,为何却在花婆婆脸上?
剩下的事就看她自己怎么悟了。
苏青之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仙君的厢房外又迟疑着不敢进去。
温暖的烛火亮起,隐隐传来翻书卷的声音,仙君这会在屋!
这次可是他先开始冷战的。
自己腆着脸进去实在太丢脸了些。
她转身就走,暗暗期待着身后的挽留声响起。
风吹过树梢发出呜呜的声响,映照着身后无比安静。
哼,那就冷战到底!
苏青之垂头丧气地踢着小石子,忽然冷不丁撞到了谁的怀里。
仙君,他,他何时出来的?
她小脸一红,后撤两步恭敬地说:“弟子见过仙君。”
冷千杨眯起眼睛,灼热的视线从头看到脚,冷着脸说:“跟我进来。”
语气这么严肃,莫名有种教导主任训话的感觉。
苏青之惴惴不安跟小媳妇似的低眉顺眼进了他的厢房。
案桌上摆的东西,让她的血液瞬间停滞,那种战栗感又回来了!
是黑匣子!
一切罪证昭然若揭的黑匣子。
她身体的每个毛孔都冒着寒气,身体开始不停的打摆子。
仙君发现了一切?
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苏青之转身要逃就被冷千杨坚实有力的臂膀一搂圈住了身体。
“你抖什么?”
“黑匣子里的东西我没看。”
“我既然发过誓就一定做到。”
冷千杨心里蕴藏了太多的疑问,只是看着他接近奔溃的模样,生生咽下了软语说道。
这个小弟子心里藏了太多事。
平日里或嬉笑玩闹、或认真严肃,从不曾如此恐惧过。
江久这个狗东西!
人氣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244章 好一個鴛鴦浴讀書
苏青之控制不住的开始抖,脑海里闪过的全是绵绵山被拍视频的那些画面。
“咔嚓,咔嚓。”
闪光灯不停地亮起,夹杂着江久的赞叹声。
”都录好了么?”
沉鸢提着那一块肉在相机面前抖了抖。
“录好了,大人。”
“这贱货真白嫩,跟豆腐似的。”
“红唇黑发,果然是香艳,哈哈!”
那是江久和沉鸢在嬉笑评论。
一定要毁了这个东西!
苏青之推开冷千杨,双目猩红抄起案几砸过去。
“哐当!”
相机被砸的变了形,却还是一整块,还是不解恨。
“铛铛!”
她挥起长剑去砍,也只是多添了几道划痕,东西还是在。
苏青之只觉得刺眼极了,就像一个审判者,在宣告自己的无耻和肮脏。
“我帮你。”
冷千杨的大手紧紧的包裹着她的手控制着将黑匣子悬浮在空中,用尽全力收紧灵力。
“砰!”
黑匣子碎成粉末扬在空气里。
那一霎那,苏青之发现自己心里紧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松了。
带着劫后余生的欣喜和解脱,身体瞬间停止了打摆子。
又像是刚从一场灾难里逃出来,身体的每个毛孔都无比慵懒。
她紧紧地抱着冷千杨汲取温暖,从开始的小声啜泣到最后嚎啕大哭,鼻涕眼泪糊了他一身,用尽所有的力气。
抱着自己的人始终没有说一个字,只是时不时的摸一摸自己的脑袋,轻柔又小心像是在摸易碎的瓷器。
发泄过后苏青之松快了许多,像是脱掉厚重的棉大衣,整个人从身到心忽然轻盈了不少。
她忽然有些理解白神医爱滚仙人掌的癖好。
人在释放压力的时候特别想做一些刺激的事情。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244章 好一個鴛鴦浴看書
比如现在。
“千杨,和我滚一滚。”
“好。”
冷千杨拉住她的手扭动书柜上面的开关,露出一个密道。
粉色的墙面在烛火里泛着淡淡的光泽,温暖的地板上铺了奶白色的一块大毯子。
隔着屏风是雕琢成爱心形状的浴池,上面还撒着一层清新的茉莉花。
“哇塞!”
苏青之的惊喜溢于言表,双手捂着唇角尖叫着,在屋子里开始撒欢。
“你从那头开始,我从这头开始。”
“开始喽!”
她随意踢脚碍事的靴子,一个豹子扑食滚在了毯子上笑着说。
两人的身体不时地撞在一起,能撞得不能撞的都撞了个遍。
一直到精疲力尽。
冷千杨双手抱头仰面躺在毯子上发出沉稳有力的呼吸,空气里好像弥漫着粉色泡泡一直在飞。
“千杨哥哥,谢谢你。”
“得你眷顾,是我的福分。”
苏青之自言自语,花痴地看着眼前的俏郎君。
你太好,好的让我自卑惶恐。
只有窝在你怀里看书的时候,我才觉得你是那么真实。
你责备我的时候,真的离我好远好远。
就像一团云雾,我抓不到也摸不着。
“你一凶我,我就觉得你不在意我了。”
说着说着,她心里的委屈翻江倒海怎么都压不下去,哽咽着说:“我知道你是个心狠的。”
“可比我心狠多了,说冷战就冷战。”
“说背叛就背叛!”
她越说越气,很想将他的耳朵拧一拧又很怂地抽回手。
鼻梁高挺,唇色不点而朱,360度没有死角,真是哪哪都是我的菜。
苏青之贪婪地看着他的侧颜,用手指一遍遍临摹着。
她微微探起上半身,忽然兽血躁动想干点坏事。
不如趁着他睡着占点便宜?
想想可以,真的实践起来好像有些猥琐。
做了好一番心里建设后,苏青之的鼻尖在挨到他脸的一霎那又怂了。
“唔唔!”
已经睡着的冷千杨忽然反客为主,将自己压到了身下?
就像打开了什么机关,仙君大人忽然发了疯。
他的大手扣着苏青之的后脑勺,霸道的吻如狂风骤雨般落下。
两个人都疯了,十指相缠,身体痴缠在一起翻滚着舍不得分开。
男人忽然眸色一暗,双手托着苏青之的腰下了浴池。
热气腾腾,如一个钩子将人内心隐秘的魔鬼都勾了出来。
感受到苏青之的回应,冷千杨更加狂野,大手在她的纤腰上游移着,语调低沉又绵软。
“小宝,我们..好不好?”
都是成年人,他身体的变化苏青之瞬间就感受到了。
马甲迟早是要掉的,今夜就今夜。
可是看着眼前人深情隐忍的模样,她又忍不住起了逗弄之心。
“嗯什么?”
苏青之咯咯娇笑着,看雾气里的他害羞地侧过身又开始拱火。
“是想..嗯嗯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