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txt-第595章 賤人讀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王悦荣缓缓出宫,带着她的内侍嘀咕着,“都说你是柴驸马的人,此次定然死路一条,最好也得为奴,可这怎么就放了呢?”
王悦荣也不知道。
“中官可知道?”
内侍笑道:“你担心后患?”
王悦荣苦笑,“是。”
内侍大概也很寂寞,于是装作是睿智的模样分析道:“先前听闻武阳侯疯了,大张旗鼓的令人去查了柴驸马府上的那些管事……那些人都换了主人为奴,有人说武阳侯这是病急乱投医……”
王悦荣的脸红了。
内侍好奇的看着她,“脸红什么?”
王悦荣摸摸脸,强笑道:“有些热。”
“不热啊!”
内侍纳闷。
王悦荣有些茫然。
出去之后……我该去何处?
天下之大,但无她的立足之地。
去做事?
女子做事……说句实话,风险太高了。
她的能力就在于管事,可哪家敢要她?
事情曝光后,她顶着柴令武余孽的名头,谁敢接收她?
她的心阴暗的就像是地沟。
走出宫城,她低着头。
“哎!你低着头作甚?地上有钱?”
王悦荣缓缓抬头。
贾平安就站在前方,一脸不屑,“看看你的模样,别人见到会不会说贾家的管事走路低着头,就是为了捡钱。我少过你的钱粮吗?这般丢人!”
王悦荣只觉得一股狂喜涌来,“我……我还能回去?”
贾平安板着脸,“你吃我的,住我的,不把钱给我挣回来,真以为自己就能脱身了?”
王悦荣站在那里,突然眼泪就落了下来。
内侍干笑道:“既然武阳侯在,咱就先回去了。”
“且住。”贾平安叫住了他,“我这里事情还多,该你的活就是你的。”
王悦荣跟着内侍出了皇城。
外面一辆马车停着,杜贺在,徐小鱼也在。
“郎君说庄子依旧给你管,你想嫁人,想如何,只要不违背律法,那就由得你。”
王悦荣点头,哽咽道:“我不走,我一直在……”
杜贺的脸上多了笑容,“我就说人哪能这般忘恩负义,好,去了庄上只管好生做事,回头家中的二位夫人看在眼里,定然会有嘉奖。”
“上车吧。”
车夫是徐小鱼,王悦荣上车后,他吆喝一声,然后说道:“管家,我定然会回家吃晚饭,让曹二别忘记了做我的饭菜。”
杜贺骂道:“就知道吃,知道了。”
他的话里带着暗示。
——你不找事,二位夫人会把你看做是贾家的人,该优待就优待。你若是对武阳侯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
他站在皇城前,突然笑道:“这事怎么弄的,竟然就活了。”
下衙了。
贾平安顺带告假。
“我头晕,明日就不来了。”
什么毛病都能查,就头晕没法查,前世贾平安得了这个消息,每次请假不是头痛就是肚子痛。
肚子痛也不好查,有人犯病几十年,医院就是查不出什么毛病来。
“早退!”
明静嘟囔着。
贾平安心情巨好,刚准备出去,邵鹏冷着脸来了,“皇后召见。”
操蛋!
贾平安觉得不妙。
到了宫中,武媚和李弘正在说话。
“舅舅!”
李弘很是欢喜,“今日曹英雄说了舅舅当初的事,好厉害!”
贾平安不禁有些飘飘然,却说道:“那些事不值一提。对了,以后记得叫武阳侯。”
叫舅舅会被人诟病。
关键是他也不想成为外戚。
看看长孙无忌的下场,看看柳奭的现场……
外戚的日子不好过。
武媚笑吟吟的,“听闻柴令武府上的女管事爱慕你?”
这……阿姐为何问这个?
贾平安的心中警钟长鸣,“阿姐,那王悦荣当初被巴陵公主驱使来陷害我,可人却不错,不忍下手,心中纠结不安,最后竟然发热了……那只是胡话。”
武媚笑了笑,“胡话?”
“对,就是胡话。”
武媚话锋一转,“那你为何收留了她?”
“她被柴令武疏远皆因我。”贾平安不喜欢带累别人,“后来她一直有些浑浑噩噩的,阿姐,好歹不是坏人,她哪怕去劝说高阳公主是也是敷衍了事,这样的女人,若是不认识也就罢了……既然认识,自然要伸个手。”
武媚点点头,“你倒是心软。对了,哪日你让她们带着孩子进宫让我看看。”
贾平安的脸马上就垮了。
邵鹏喝道:“怎地,还嫌弃宫中了?”
武媚冷着脸,大有马上发飙之意。
李弘好奇的道:“可是和六郎一般的孩子吗?”
贾平安苦笑道:“阿姐,那两个孩子……一言难尽。老大还好些,老二……就是兜兜,祸害的厉害,家中连阿福都在躲着她。我这不是怕他们进宫来惹事。”
武媚却不信,“有那么厉害?看看五郎和六郎,多乖巧的孩子。”
邵鹏担心贾平安再哔哔惹恼了皇后,就板着脸道:“只管送进来,有事……咱在呢!”
贾平安无语,回到家中后就把两个孩子弄来。
“阿耶!”贾昱小朋友很活泼,鸿雁在边上笑道:“小郎君,小郎君。”
贾昱压根不带看一眼的。
这娃有些傲气啊!
“小郎君!”
三花鄙夷的看了鸿雁一眼,凑了上来。
贾昱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堪称是无视。
老大看样子不是个善茬啊!
老父亲不禁深深地担忧着。
“阿耶!玩。”
小棉袄现在还行,至少不经常漏风了。
边上有个用于存水灭火的大水缸,老龟从后面溜达了出来。
“龟!”
兜兜挣扎着,贾平安把她放下来,兜兜就摇摇晃晃的走去。
阿福闪电般的出现了。
老龟看了它一眼,缩缩脖颈。
兜兜走过去,双手按着老龟的龟甲嚷道:“走,走!”
老龟的脖颈动动,阿福闪电般的出手,按住了它的脖颈。
老龟拼命的挣扎着,可阿福却按住不动。
“阿福!”
兜兜扑了过来,阿福被撞了个踉跄,老龟转身就跑。
“明日进宫?”
卫无双皱眉,“这是何意?”
“就是想见见。”贾平安觉得卫无双想多了,“皇后那边如今有两个孩子,让你们带着孩子进宫,也是个亲切之意。”
第二日,贾平安去上衙,晚些,几个内侍来了。
老贾家的两个媳妇和孩子进宫了。
路上两个孩子昏昏欲睡,皇城外被抱了下来,顿时就精神了。
“阿耶!”
兜兜在喊。
苏荷笑道;“阿耶在里面。”
“阿耶!阿耶!”
兜兜挣扎着。
苏荷抬头,“呀!夫君在外面。”
贾平安迎了过来,抱起兜兜笑道:“我送你们到宫门外。”
内侍们笑了,“武阳侯难道还担心咱们不成?”
贾平安笑了笑没说话。
他一直把妻儿送到宫门外,叮嘱道:“宫中就那些人,对头别搭理。”
卫无双点头,“夫君放心。”
二人带着孩子进宫。
武媚上午特地把事情丢开,叫了太子来凑热闹。
“皇后,他们来了。”
“阿娘,阿娘!”
小女娃的叫嚷让武媚恍惚了一下,“好个精神的小娘子。”
卫无双和苏荷抱着孩子进来行礼。
武媚笑道:“把孩子放下来我看看。”
卫无双看了武媚一眼,苏荷却压根没想什么,直接把兜兜放下来。
“阿娘!”
刚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兜兜却丝毫没有怯意,迈着小短腿走向了武媚。
邵鹏的马屁随即而来,“皇后慈祥,这不连孩子都感受到了。”
兜兜突然转弯,走到了边上的案几边上。
邵鹏的脸黑了一下。
“兜兜!”
苏荷想去抱孩子,武媚摇摇头,“孩子闹腾才好,那等不喜说话的父母才会担忧。”
卫无双笑了笑,“皇后所言甚是。”
贾昱站在那里,哪也不去。
周山象笑道:“这是贾昱吧?”
贾昱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发呆。
卫无双有些尴尬,“这孩子就是这样,不爱搭理人。”
那边的兜兜嘿的一声,竟然拿起了案几上的砚台。
“兜兜,快放下。”
苏荷有些心慌。
兜兜努力拿着砚台,身体越发的摇晃了,一路回来,“阿娘!”
你这个小东西,竟然还敢顺砚台……
苏荷的脸都红了。
“哈哈哈哈!”
武媚大笑了起来。
“这孩子大气,如此,那方砚台就给她了。”
“多谢皇后。”
贾昱没啥说的,兜兜却哭,“阿娘,玩!玩!”
苏荷满头黑线,低声道:“这是宫中,回家玩。”
武媚忍不住走过来问道:“兜兜想玩什么?”
兜兜仰头看着她,“阿福,龟。”
“阿福……食铁兽?”
卫无双点头,“是。”
武媚问道:“据闻食铁兽凶狠,可会对孩子不利?”
苏荷笑道:“不会,阿福在家中都是躲着兜兜。”
“为何?”
武士彟在时,武家好歹也是权贵阶层。当然,相对于门阀世家来说武家就是寒族。但武家的日子不错,不明白孩子和宠物之间的关系。
“兜兜先前喜抓人,夫君被她抓挠的脸上都是伤痕,奴也是。阿福开始不知,后来被兜兜抓了几次,再后来兜兜不抓人,不过却喜欢揪着阿福的毛发拽,阿福看见她就躲。”
武媚不禁笑道:“兜兜竟然这般厉害?不过由此可见食铁兽性子温顺,传闻的凶狠怕是有误。”
有内侍带着卫无双他们出去。
“阿娘,阿耶!”
兜兜闹腾了半晌有些累了。
“阿耶在外面。”
前方的内侍突然止步,“见过夏内侍。”
夏静在前方被簇拥着走来,看了卫无双他们一眼,“武阳侯的家人?”
苏荷想说话,卫无双低声道:“是咱们家的对头。”
内侍笑道:“是啊!刚从皇后那出来。”
夏静走过来,看了看两个孩子,笑道:“两个孩子看着不错,只是天气不大好,小心风寒。”
卫无双抬头看了一眼,晴空万里!
夏静的眼中全是冷意。
上次他挨板子后琢磨了许久,一直觉得不只是新城公主,贾平安怕也脱不开干系
关键是贾平安先前支持邵鹏,后来支持明静,若是他对邵鹏和明静有些怨言,那么夏静就好操作了。
总有一种人在志得意满后,会觉得全世界都该对自己微笑点头,但凡有人摇头,那就是大逆不道。
苏荷也听出了不对劲,低声道:“无双,他说什么……生病?”
卫无双的脸冷了下来,“外子对两个孩子很是疼爱,夏内侍在宫中多年,想来该知晓什么话是忌讳,什么话能说不惹人厌……夏内侍不知?”
这个女人尖牙利齿!
夏静笑道:“咱只是关切之心罢了,咱也没孩子……哈哈哈哈!”
这话挑不出毛病,但却让人感受到了巨大的恶意。
卫无双的脸一冷,“贱人!”
夏静的笑容僵住了。
苏荷骂道:“畜生!”
二人抱着孩子过去,擦身而过时,一直不大闹腾的贾昱突然偏头。
Tui!
兜兜也学哥哥,“tui!”
出了皇宫,贾平安就在外面等候。
“阿耶!”
兜兜伸手。
贾平安把她抱过来,笑着问道:“如何?”
苏荷说道:“皇后很亲切,太子也有趣,就是出来时遇到了夏静,那夏静冷嘲热讽的,说孩子病什么。”
“那就是个没前途的。”
贾平安笑着问道:“大郎如何?”
卫无双很头痛,“大郎依旧不喜说话,别人叫他也爱理不理的。”
贾平安笑着把贾昱也抱过来,“大郎这是觉着不屑一顾?”
他抱着孩子,把他们送到了皇城外,看着他们上马车远去,回身后,脸上多了些冷意。
“老狗!”
贾平安随即进宫请见。
见到武媚时,她正在处置政事。
“阿姐,那两个孩子没怎么闹腾吧?”
“老大呆板了些,兜兜有趣。”
武媚和他说了些孩子的事儿,贾平安随后告退。
出了殿内,他对邵鹏说道:“老邵,夏静今日的话过了。”
“咱先前也得了消息,皇后说看着。”
邵鹏低声道:“皇后说看着,你就看着。”
阿姐最擅长的便是隐忍,时机不对就憋着。等时机一到……
贾平安笑道:“老邵,咱们去内侍省那边转转?”
邵鹏警惕的道:“你想做什么?”
贾平安一脸诧异,“我就想寻了夏静说个道理。”
“内外有别,你死心吧。”
邵鹏冷着脸。
贾平安叹道:“老邵,最近外面有些传言,说宫中有人和外面勾结,卖了不少东西……宫中可是失窃了?”
宫中哪日不失窃?
邵鹏心中微动。
“老邵,我只是和他们了解一番。”
于是晚些贾平安就出现在了内侍省。
“失窃?”
对于贾平安突然出现在眼前,夏静颇为惊讶,但旋即就冷静了下来,“那只是些小东西。”
这样来打发再好不过了。
贾平安皱眉,“宫中也有小事?”
夏静淡淡的道:“什么地方没有小事?”
“可宫中住着陛下和皇后,还有太子……怎么谨慎都不为过,你竟然说这是小事?”贾平安的嗓门高的和男高音一样,“陛下的事你竟然觉着是小事,那在你的心目中何为大事?你是为了谁效力?你的主子是谁?”
这……邵鹏没想到贾平安反手一巴掌,竟然就把夏静弄到了这个地步。
卧槽!
小贾竟然这般阴?
夏静怒道,“咱何时说过这等话?”
贾平安回身,室内的几个内侍尴尬的一笔。
“宫中失窃是小事?”贾平安愤怒的道:“今日偷针,明日偷金,后日会偷什么?后日会偷消息!这还是小事?”
这人竟然把小事变成了大事……
再不走就要殃及池鱼了。
几个内侍面色惨白,有人拱手,“奴婢告退。”
“奴婢告退。”
贾平安一脸无奈,“为何走了?老邵,咱们也走吧。”
“贾平安!”
夏静的眼中全是阴狠,贾平安诧异的道:“百骑在宫外寻到了宫中的东西,来寻你协助,你不肯也就罢了,竟然说什么这只是小事……罢了,宫中之事百骑无法干涉,老邵,我先走了。”
贾平安走的很是潇洒。
“哈哈哈哈!”
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595章 賤人相伴
外面传来了他的大笑声。
夏静冷着脸,“邵中官可为咱作证……”
邵鹏淡淡的道:“作证?咱什么都没听到,走了。”
你真以为自己是内侍就牛逼。
等皇后缓过劲来再收拾你。
皇帝和皇后目前的目标还是要渐渐把权力夺回来,随后就是把长孙无忌一伙压制下去。
所以宫中目前不适合搞大动作。
夏静坐下,随即心腹进来。
“夏内侍,那贾平安是血口喷人,咱以为……要抢先一步,否则被陛下知晓了……”
皇帝的猜疑心啊!
夏静摇摇头,“咱若是主动说……陛下会如何想?”
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随即丢开了此事。
不知过了多久。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595章 賤人讀書
“夏内侍。”
一个内侍跑来,“皇后召见。”
“这是何意?”
夏静起身,急匆匆的去了前面。
優秀小說 大唐掃把星 txt-第595章 賤人
到了皇后那里,武媚正在和太子说话,太子童言稚语,引得她不时大笑。
“皇后,夏静来了。”
邵鹏低声道。
周山象皱眉,“要不让太子殿下先进去?”
武媚摇头道:“五郎虽然还小,可他是太子,不能和普通人家的孩子般的教养,许多事他无法避开。”
“五郎过来。”
武媚招手,把李弘揽在怀里。
随即她淡淡的道:“夏静口出不逊,责打二十。”
“陛下!”夏静此刻想到的是皇帝。
武媚冷哼一声,邵鹏狞笑道:“还等什么?”
几个内侍过来,把夏静按在长凳上,旋即猛抽。
里面,李弘好奇的问道:“阿娘,这是责罚吗?”
武媚点头,“你是太子,以后要学会这些。”
“学责罚人吗?”李弘有些不自在。
武媚淡淡的道:“平安故意说了那番话想坑夏静。不过我正想借此来让宫中人老实些,杀鸡儆猴罢了。”
周山象说道:“陛下那边会不会……”
夏静是内侍省的四巨头之一,武媚对他用刑,弄不好李治就会生出不满来。
“宫中如今不好整治,不过敲打一番总是好的。夏静前阵子得罪了新城,陛下余怒未消,我令人责罚他,陛下只会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