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驚天戰王-第四百三十章:僅剩一步推薦

驚天戰王
小說推薦驚天戰王惊天战王
南城门。
此地,早已失去控制。
鸣枪示警,武力压制,反而更加刺激疯了一般的民众,仅用瞬息工夫,城门便被闯开!
城内十万禁卫军都无力阻拦这一幕。
城外十万禁卫军,在严令不许开枪的情况下,又能有什么办法?
毕竟。
城内十万禁卫军面对的,还是手无寸铁的民众。
而冲出城门后,数以万计的民众,半数以上都抢到了枪械,他们如洪水猛兽般,不畏生死碾压而来,打的不敢开枪的城外禁卫军,抱头鼠窜,嚎叫遍野!
“拦不住啊拦不住!”
“我的腿中枪了!”
“操,这群疯子!”
“妈的,就只能被动挨枪子吗?统帅为何不下令开枪,若玩真的,这些从未受过训练的辣鸡们,在咱面前算个屁啊!!”
“靠靠靠!快跑……”
看到城下禁卫军,狼狈不堪的模样,城墙上的沈伟义被气的破口大骂。
“城内的不敢追,城外的只顾逃,这他妈哪是威名赫赫的京都禁卫军,分明就是一群饭桶啊!”
“皇傅那王八蛋在位三十年之久,就带出来了这么一群酒囊饭袋?怪不得面对惊天战王会一败涂地,他真是活该啊!”
然而。
他气炸的这一刻,紧盯城墙之下,猛然发现异样!
“原来,射杀民众的不是咱们的人,你们快看那里!!”
沈伟义抬手,向着城墙之下猛然一指,身旁副官们的目光,即刻聚焦一处!
正巧看到。
控制着慕婉君的岳冲,抬枪,射杀十米外无辜民众的凶狠一幕!
这令沈伟义等人,面色骤变。
其中一名副官,紧盯岳冲,揉了揉眼,接着叫道:“他……他是武盟盟主岳群的儿子,皇傅之前的贴身保镖,昨晚在午门内,我见过他!”
“国贼皇傅的余党!”
“难道就是他们掳走了战王?”
“极有可能,但他们中为何不见战王的身影啊?难道战王被他们藏匿在了别处……?”
这一刻。
面面相窥的他们虽有疑惑,但脸上,却已涌出抑制不住的激动!!
身中剧毒的萧扬不知所踪,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如果在这时候,谁能将萧扬安然无恙救下,日后必会成为万众瞩目的风云人物,仕途一帆风顺不在话下。
更令人兴奋的是,能令战王欠下一个救命之恩,这绝对是世间之人,可望而不可求的天大机缘!
当然。
这只要其一,令一个原因是,他们皆是皇傅的旧部,甚至昨晚跟着皇傅在午门,和还萧扬对战过。
说白了,就是有罪之身。
却还能被委以重任,在今天,搜寻萧扬关键的时刻驻守南城门,他们实在心中有愧啊!
这时。
沈伟义的通讯器,忽然响起急躁的铃声!
是付青龙打来的电话。
接通瞬间,他就想将这个好消息汇报,谁知付青龙抢先的一席话,却令他当先呆若木鸡。
“青龙殿主你说什么?战王妻女在南城门?被皇傅的余党挟持了!难道是……”
沈伟义惊慌万状趴到墙垛上,夺眶而出的双眸,向着岳冲骤然射去!
看到岳冲身旁的慕婉君和萧朵朵,他顿时面色骤变
付青龙,吼道:“别暴露夫人和小主的身份!”
“我这边已确定,挟持夫人和小主的是岳冲、神宫寺,等一众皇傅余党,他们挟持夫人和小主应该只是巧合!”
“若是,夫人、小主身份被他们得知,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皇傅、神宫冥、岳群皆死在萧扬手中,岳冲、神宫寺与之有着血海般仇恨。
身份曝光,慕婉君、萧朵朵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这。
沈伟义面色煞白,忙道“我明白!”
“好的!”
“青龙殿主您放心,我绝对会完成您交代的任务!”
“即便我沈伟义拼上身家性命,也绝不会让战王妻女受到一丝伤害!”
至此,通讯挂断。
沈伟义面颊布满视死如归之色!
身旁副官们,从他口中得知此事后,俱是露出一脸的坚毅之色。
“不论怎样,咱们必须救出战王妻女!”
“没错,咱们跟着皇傅叛变已是戴罪之身,今天,竟还能被委以重任驻守南城门,咱岂能让战王殿的强者们失望,岂能令战王寒心!”
“即便是死,今天我也要保全战王的妻女!”
“说得对,不然我良心难安啊!”
“……”
声音落地,沈伟义当即通过耳麦,向全军沉重的说道:“同志们,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
“国贼皇傅余党,此刻混迹在暴动的民众之中,而战王妻女成了他们的人质!”
“战王殿的强者们正向南城门迅速赶来,而眼下,咱们能做的就是,不论付出任何代价也决不能,让皇傅余党将战王妻女带离南城门!”
沈伟义没说废话。
因为他清楚,眼下是拼命的时刻!
他们不能对普通民众开枪,但暴动民众却杀伤力十足,如若想将岳冲等人全部留下,就必须困住所有暴动的民众,也就意味着要拼命阻拦!
而他,即便说破天也劝不动怕死的人。
“怕死的人,可以滚了!”
“不怕死的,就随本统帅一起戴罪立功,为救战王妻女,拦下所有人,打倒所有人吧!”
说罢,他拔出佩刀,和身旁副官们相视一笑。
“咱们走!”
接着在万众瞩目中,从八米高的城墙上一跃而下。
落地瞬间,被数十个民众围拢。
沈伟义等人,直接用刀背,将这些发了疯的暴动民众,全部打翻在地!
继而,向岳冲等人所在的方向,一路‘过关斩将’冲去!
城内城外的二十万禁卫军。
看着。
手持枪械,肆意扫射,发疯般数以万计暴动的民众,他们心底惧怕,在子片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就是死吗?怕个屁!”
“说得对!战王于咱们有天大的恩情,为救他妻女,即便是被打成筛子我也义无反顾!”
“没错,干他娘的!”
“上吧!”
“……”
阵阵呐喊响起的瞬间,二十万禁卫军抬起枪.托,迎着暴动民众冲了去!
他们,前赴后继!
他们,血流成河!
他们为救战王妻女,为将功补过而歇斯底里!
暴动民众固然杀红了眼,纵使抱着杀伤力十足的枪械,当面对,本就占据人数优势,不顾一切冲上来的禁卫军时,他们瞬间溃败!
一片一片被打倒!
一群一群被制服!
转瞬间,已有半数暴动民众再无还手之力!
这样的突变,令岳冲一脸懵逼。
他不明所以的叫道:“禁卫军们为什么突然不怕死了!”
“逃出京都仅剩一步,为什么突然会发生异变,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