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線上看-第二百七十章 參加畢業典禮相伴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唐元谦虚的对着许多多浅笑,嗓音比刚刚还要低沉好听,“商业需要,稍微研究了下他们的运作模式,唐氏其实也有好几个合作的体育明星”,说话时身体微微凑近,离许多多越来越近。
许多多摆摆手,果断抵制了这波诱惑,往旁边移了半步,“了解了解,不用解释,你我还不知道吗?你要是能追星,太阳都能从西边出来”。
“你俩一会儿不秀恩爱能死吗?”,叶非诚恨铁不成钢的瞅瞅唐元,又瞅瞅许多多,本来都是好好地孩子,感觉凑在一起,怎么就变异了呢?
被嫌弃到的许多多和唐元,对视一眼,这是吃醋了?还是阴阳失调了。不过也都默契不再说话。
三人没一会儿就到了机场门口,到达约定的地方后,许多多看到了唐家的车,不过为首的却是一辆军牌,看到许多多和唐元出来,司机热情的出来打招呼,“唐教授,叶教授,许长官,你们好!我是上面新委派过来的警卫刘峥,负责保护唐教授的,也顺便兼职一下唐教授司机什么的”。
刘峥态度非常谦虚有礼,如果常人听到这番介绍,可能真以为就是给唐元做做助理之类的,但是许多多却稍一打量就知道,这位也是一位练家子。三十左右的年纪,长相平平,给人的感觉也非常平和,只是虽然他掩藏的很好,许多多还是从他身上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不过嘛!看破不说破,能跟着唐家的车一起过来,看这唐家的司机在后面跟着也丝毫不反驳,还是上方特意委派,想必身份背景都已经十分清楚。
许多多只是看着唐元好奇发问,“唐教授?”,她可没忽视这位刘峥刚刚对他们的称呼,唐元这家伙什么时候成教授了。
唐元也是回以多多微笑,“我也是刚刚在飞机上那会儿收到的青叶大学通知”,这次算是青叶大学和国家科学院这边给他的特别待遇,毕竟他所呈交的那份资料对于华国的意义不言而喻,这教授职称还都只是为了方便他之后更加方便的开展工作而已。
但是在多多面前该卖惨还是得卖惨,“不过其实,我还是个副的”,唐元摸摸自己脑袋,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副的也很厉害了,22岁的副教授,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听出唐元语气中的对于自己的不满意,许多多鼓励道。
“估计混上一年半载的,你这副教授的头衔就该摘下来了,凭你现在的成就,这些根本就不是问题,副教授也不过就是走个流程而已”,叶非诚显然更加知道里面的道道,直接对着唐元这样说道。
唐元当然明白,其实校长已经直接跟他透露了这个意思,是他自己要求按照流程来的,不过还是感谢的对着叶非诚道,“谢谢教授,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这大概是叶非诚这类老师最爱听到学生说的话了,叶非诚对上唐元真诚的目光,任何人都能看出的,发自心底的欣慰和笑意在他脸上漾开,“这一点我绝对相信”。
刘峥看到三人停止叙话,忙插嘴道,“还是先上车吧!毕竟现在唐教授的身份还处于敏感时期,就不要在外面多逗留了”。
许多多、叶非诚,瞅瞅后面几辆车,犹豫着自己该上哪一辆,尤其是叶非诚,“要不,我还是自己打车回去吧!好像和你俩也不是很顺路”。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線上看-第二百七十章 參加畢業典禮看書
却被唐元一把给按住,“先上车吧!一会儿我让人送老师回家”,许多多也是直接被唐元牵着手就拉上了车,后面跟着的唐家的其他车,则均是以守卫的姿态就跟在前面的军牌车后方。
出了机场一段路后,叶非诚提出要回自己家,唐元便让后面唐家其中一辆车送叶非诚回去。唐元和许多多则一路畅通无阻的回了家,显然这辆车和人也已经在大院报备过了,过去的时候门口的警卫连问都没问。
一路上许多多也已经了解到刘峥的身份,原来他是一位退伍的特种兵,华国确实也挺多这样的,一些厉害的特种兵退伍后也特别受欢迎,尤其是类似保镖之类的职业。
这样的身份,也最适合像唐元这样科学家之类,比现役的要少很多麻烦。
要不说许多多这回来的时间卡的是刚刚好呢?到家第二天就是C市军事大学一年一度的毕业典礼,而许多多要作为优秀毕业生上台演讲。
因此许家一早几乎所有人都正装出行,甚是隆重的样子,就连许多多拒绝都不行。
“我必须要看着我女儿船上学士服毕业,这可是多多第一次大学毕业,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这是爸爸许嘉的原话,毕竟所有人都明白,许多多应该是不会有继续读书的想法了。
“今天我要跟我女儿多多当最漂亮的一对母女姐妹花,留下我们珍贵的回忆”,这是妈妈阮情,不愧是做外交的,随随便便一句话都能被她说出感人的味道,此时此刻正和许多多穿着同款的浅绿色,一个长裙优雅美丽,一个浅绿色上衣,配着黑色工装裤阳光漂亮。
许爷爷,扣紧最后一颗中山装纽扣,“我孙女的毕业典礼,怎么能少得了我这个爷爷的参与,爷爷必须过去给你壮壮场面”。
许奶奶则是穿着自己最喜欢的一件天青色水墨旗袍,手里拿着自己精致的老年包,眼眶上还专门架着自己用来看电视的老花镜,伸手轻轻扶了扶,“多多,奶奶都准备好了,咱们快走吧!”。
这还不是最让许多多崩溃的,最奇葩的是,到了大院门口,已经等待着的唐家一家,阮家的两位舅母、师父杜斌一家、楚岚,基本就来了个全乎。
请问,谁家孩子毕业,带着这么多家长参加的。
许多多觉得自己大概也是开天辟地头一份儿了吧!
只是显然其他人不这么觉得,反而都一个个的颇为兴奋,大伯母颜路亲热的挽着许多多一边手臂诉说,“你表哥当时也是这所学校毕业的,但是他就是一个普通学生,不像我们多多,现在还是优秀学生代表,一会儿我可得好好帮你拍几张照片,给他看看,也督促他更加努力上进”。
许多多对这个热情大伯母,真的是全身上下都无所适从,她跟大伯母什么时候有这么亲了吗?而且两位表哥她这些年根本都没什么机会见几次,只记得叫阮景耀和阮景檀,然后性格、爱好、干什么的也完全不了解。
于是只能强行尬聊,“啊!那表哥在哪支部队啊!”,找来找去,只能找个稍微还能说得上的话题。
而显然许多多这句又是触到了颜路的知识盲区,她只知道儿子当兵特别忙,一天天不着家,至于什么部队,还是回想了好大一会儿才想起来丈夫好像提过一两句,“叫什么野战部队的,他之前在X省,也是今年刚调回来的”。
“野战部队?”,许多多稍稍回想,可能是哪个野战部队,不过C市好像也就那么一个野战部队……
“呀!我的好姐姐,你倒是也让我们跟外甥女说几句呀!”,许多多还在沉思,就被另一道娇甜的声音所打断,一双白皙莹润的藕臂上来挽住许多多另一边的胳膊,对比许多多深色的皮肤,对比就尤为明显。
来人穿着娃娃领的白色连衣裙,又长着一张极具欺骗性的可爱娃娃脸,笑起来的时候脸上还有酒窝,比起大伯母颜路端庄利落的裤装,整个人就显得年轻可爱了很多。
如果不仔细确认,许多多简直都不敢认,这位正是她的二舅母白雪莉,要知道他她二表哥今年可都二十多岁了,现在两母子走出去,估计把表哥阮景檀说是二舅母的哥哥,都会有人相信。
果然二舅母白雪莉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活泼,整个人就跟挂在许多多身上似的,还会冲着侄女跺脚撒娇,倒是跟许多多聊起各种手办模型起来,说的就头头是道。还能给许多多介绍很多她都不了解的东西,以及近些年她的收藏,显然也是一个手办模型爱好者。
而且也许是因为常年写作的关系,她的涉猎极广,加上身上又没有长辈的架子,没一会儿就跟许多多混的极为熟稔,两个人还约好什么时候一起出去玩。
看的亲妈阮情和坐在一起的大伯母颜路,都是跟着语气不禁有些酸酸的,“多多都从来没有和我聊得这么契合过”。
颜路跟着点点头,同样语气微酸,“我准备了好久的礼物,都比不上雪梨一套模型有用”。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第一辆车上坐着的许、唐两家的老人,以及第三辆车的唐元、楚岚、小杜衡等人身上。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七十章 參加畢業典禮
无一都是,多多居然就这么抛弃他们了,多多不爱他们了吗?为什么多多要跟着别人一起走。
尤其是刚刚直接被阮家二舅母推开的唐元,白雪莉虽然力气用的不大,但是速度倒是挺快,原本他是一直陪在多多身边的位置的,一下子没有防备的就被推开了,现在怨念颇深。
然后一个隐隐之前酝酿已久的想法又从心底深处升腾起来……
C市军事学院之行,果然及其热闹,毕竟每年度也只有毕业典礼这一天,C市军事学院是允许对外人开放的。
且每年C市军事学院都会有好几位大领导的莅临,以及著名校友回来为大家演讲,为此,每年也会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市民和记者们前来观礼。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多餘不是多-第二百七十章 參加畢業典禮推薦
所以许多多这样一大家人整整齐齐到的时候,因为人实在太多,也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C市军事学院的毕业典礼举办是在校内的最大一个户外操场,许多多进来就注意到,操场外围已经用高高的栅栏给围了起来,内场应该是还要用于表演等原因,还搭建个各种工具。
趁着时间还早,许多多直接将一众来观礼的亲人们带到观礼台,好这会儿还没有几个人过来坐,来了的也都还在校内忙着闲逛。
考虑到他们中间有老人,现在校内人太多很乱,许多多觉得他们现在还是先不要去掺合了,要是等会儿典礼结束,大家有这个兴趣,再逛也来得及。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舅母、师父….你们就先坐在这儿休息,我得先去见一下老师,演讲的事情还要提前沟通一下,等会儿回来找你们哈!”,许多多之前就跟学校这边沟通过关于毕业事宜了,因为要上台,所以昨晚老师还特别通知她今天一定要早点过来,要帮她过过演讲稿。
许多多哪有时间准备什么稿子呀!本来打算到时候直接自己临场发挥一下就好了,这下可好,昨晚还临时睡前赶了一篇几百字的手稿。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起點-第二百七十章 參加畢業典禮
走之前许多多还不忘拐了一下从下车就过来黏在身边的唐元手臂一下,提醒他,“你在这儿照顾好大家,我等会回来”。
好容易跟在多多身边的唐元,一听多多要走,就十分的心不甘情不愿不想放人,他最近特别黏许多多,“我可以陪你去啊!让楚岚、杜衡在这儿陪着长辈们不行吗?”。
许多多现在已经对日常就喜欢黏在身边,目光一步不离自己身上的唐元表示无感了,不知道两年时间,为什么可以将一个人改变成这样,但还是要好声好气的哄着,“楚岚和杜衡我不放心呀!你才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就只能交代给你呀!”。
被哄得心里热乎乎的唐元,犹豫着不舍开口,“那,好吧!那你可要早点回来,我等你……”。
注视着许多多的身影走远,旁边变化已经很大,一副都市精英范儿的楚岚走过来,好哥们似的就要搭唐元肩膀,“行了吧!多多师姐在的这一上午,就没见你给哥们一个眼神,不就是两三年不见,咱们也两年不见啊!”。
唐元的反应却是,略带嫌弃的远离楚岚一步,“手洗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