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詭三國笔趣-第2035章平和喜樂,措手不及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在接到了前沿传递而回的新消息之后,斐潜多少有些无奈,曹师兄是多担心自己出兵荆州啊,竟然连混在难民之中的手段都用了出来?
历史上的曹操有用过这样的方法么?
斐潜不太记得了,但是现在怎么都觉得有些令人感叹。在难民之中的曹军兵卒肯定不会很多,但是想要混过函谷容易,要混过潼关就难了。
因为函谷关左近的河床已经裸露了一些出来,或者说不能叫裸露,是泥沙的堆积?反正如今通过函谷关的道路,已经不仅仅是只有一条,派人偷偷趁着夜色或是浓雾掩盖之下,从河道边上小部队潜藏而过,自然就不会被函谷的守军发现了。
基本上可以判断出这样小批次的偷偷潜藏过来的兵卒,骚扰的比重大于强攻,所以用途也基本上是牵制为主……
『河东!』庞统指点着地图,『此等曹军重点方向,不是潼关,而是河东!』
斐潜看着地图,也点了点头。
如果说荆州是中原门户的话,那么河东区域,就是斐潜联系南北的纽带。虽然说斐潜还有其他的道路可以走,但是河东一条线,无疑是最为平稳和方便的,所以一旦河东出现问题,那么必然就会影响到平阳,甚至是上党和壶关。
河东一动,曹军再佯攻壶关,和荆州相比较而言,对于斐潜的基本盘来说自然是上党位置更重要,所以斐潜就必须出兵救援,然后荆州一带就山高水远,只能是放任曹操施为了。这些兵卒,也就是做一个四两拨千斤的效用。
只不过说实在的,这种混杂在流民之中的手段么,不怎么样……
『有些像是董公仁的手法……』庞统捏着胖下巴,『只是重结果,至于手段么……呵呵,呵呵……除用于战事之外,亦可离间山西,若是主公迁怒于杨氏,难免引得士林震荡……』
杨氏就是斐潜挂在门上的吉祥物。招摇在山东士族面前。
斐潜瞄了庞统一眼,这你都看得出来?
庞统嘿然笑了两声说道:『时袁氏以其为参军事,讨公孙于界桥,然巨鹿太守李,以为公孙兵强,皆欲属公孙。袁氏闻之,使董领巨鹿。临行而问,对之「计在临时,未可得言。」后至郡,乃伪作檄文告郡,假通敌之名连斩数人,顿时一郡惶恐,乃以次安慰,遂皆平集。事讫白袁氏,袁氏称善……』
『哈哈……』斐潜哈哈大笑,『本初称「善」?哈哈,怕是暗计于心中,欲除之方为善罢?』若是旁人做这个事倒也罢了,偏偏面对的是袁绍!袁绍那些位置怎么来的?不都是伪造天子号令来的么?结果董昭在袁绍下面搞了一个伪造袁绍号令,这尼玛不是袁绍放火,董昭点灯么?袁绍自然除了说一个『善』之外,还能说什么?
庞统也笑,说道:『后袁氏便以其有通敌之嫌,欲治其罪……董公仁获悉,便南逃至许也……』
『袁本初也是妙人啊……』斐潜摇头而笑。这董昭不是假说有人通敌么,然后袁绍也就还于其身,颇有些报应不爽的味道。
『所以……』庞统将下巴上的褶皱撸平整了一些,『便是以其人之道,还于其身?』斐潜在山东区域埋了不少暗子,这个事情庞统也是知道一些的,只不过不清楚具体是谁,又有多少而已。
『嗯……』斐潜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不必……』暗子么,自然是要用在关键的时刻,现在已经是最为关键的环节了么?显然还没有,所以也不必让这些暗子暴露出来。更何况曹操的用意也不是真的想要打,而是防备着斐潜万一真的出兵荆州,搞些破坏来骚扰拖延而已。
当然,如果说万一,万一斐潜脑子抽抽了,应对失措,曹操当然也不介意趁机扩大战果什么的,毕竟人都是要有梦想什么的……
『令子义多加戒备,严守潼关!令叔业移军安邑,盯好陕津小平津!』斐潜手指在地图上滑动着,『梁道驻壶关!只要这些地方不乱,河洛即便是乱了,也翻不了天!』
庞统点头记下,然后说道:『那么这些曹军细作……』
斐潜笑了笑,『交由德祖处置如何?』
庞统愣了片刻,忽然大笑起来。
斐潜也是笑,顿时议事厅内笑声一片。
在议事厅外面值守的许褚不太清楚里面究竟在笑一些什么,但是也不由得也被感染了,拿手顶了顶兜鍪,露出了些笑意。
周边的护卫也忍不住也一样微微而笑。
想必是主公和庞令君说道了什么舒心的事情……
就像是小孩子经常会观察父母的脸色一样,若是父母天天笑呵呵的和睦相处,小孩子也自然会很快乐,若是父母天天打架吵架脸色阴沉,小孩子心中的压力也自然很大。
对于这些护卫来说,他们可能不能明白斐潜和庞统究竟在因为什么而笑,但是不妨碍他们能从中觉得心中的平和喜乐。
许褚仰头看了看天,天很蓝。这种感觉,很舒服。
至少比起在豫州的时候,要舒服了许多。
远处传来了些甲胄声响,许褚微微转头一看,来得是魏都。嗯,换班的时辰到了。
『庞令君在里面……』许褚微微歪了歪头,『其他的么,没什么事……』
『成!』魏都表示知道了,然后拍了拍许褚的肩膀,低声说道,『等我下了值一起去吃饭啊!我发现城中新开了一家羊杂汤,味道可好了!』
许褚点头,『行,上次你请的,这次算我的……』魏都被一根羊腿救了命的事情么,许褚也有听闻,只不过旁人可能会觉得是羊救了一命,所以就不吃羊了,到了魏都这里反倒是觉得因为吃羊才活了一命,所以更要吃羊……
好像也没毛病就是了。
魏都皱了皱眉,『上次是我请的么?我怎么记得是城西包子是你请的?』
『那是上上次……』许褚拍了怕魏都的肚子,『这事我记得,你就放心吃罢!』
魏都低声笑了两下,然后点了点头,开始和许褚交班。
整个骠骑将军府的护卫,由黄旭,魏都,许褚三个人负责,三班倒的值守,当然,护卫兵卒也是,但是这些护卫,并不是固定跟随某个人的,而是在每月月初的时候会进行轮换。
这就挺好。或者说,在骠骑这里,有很多东西,很多规矩,都比之前许褚听闻的要好许多。没有什么腌臜的事情要替主将去办,也不必还要拉个布幔等主将系腰带等等,在骠骑这里,简单,干净,舒服。
天蓝蓝,风清清。
……(*^__^*)……
这个世界上的快乐是有限的,有人开心了,自然就有人不开心。
杨修就很不开心。
刚开始获得了雒阳令,这对于长久以来都是处于一个及其压抑的环境之下的杨氏来说,无疑就像是中了大奖一样,然后么,开奖之后,号码也都对,但是这个彩票么,不是杨修的,是彩票站老板的表哥的,啥?发错了,图片发错了而已……
河洛弘农这一片,确实是有地,而且这些田地质量也不算差,但问题是没有人。
当杨氏开始准备在雒阳大展手脚的时候,才恍然发现,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就是那些他们原先毫不在意,也根本不在乎的那些普通百姓。
没有这些百姓,即便是有耕田,也没有办法运作,然后没有人耕作,就没有粮草收获,就越发的没有人会在这里停留,也就越是没有人来……
嗯,严格来说也不全数是没有人,主要是没有青壮,老弱还是有的,而且病残也是不少。青壮劳动力在流民还没有抵达河洛的时候,就大部分被半路拦截了。
老弱连照顾自己都是困难,又怎么可能有办法给杨氏耕作恢复大批的荒田呢?投入成本让这些老弱病残恢复健康也几乎是血本无归的生意,所以对待这些人,杨氏也多数是保持着一个让其自生自灭的态度。
同时雒阳城就像是一个吞金兽一样,吃进去多少东西物资钱财,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怎样都填不满。城中需要清理,需要修缮,要钱财要人手要物资,城外需要建设,需要发展,也同样需要钱财需要人手需要各种各样的物资,而这些事情,让原本自视甚高的杨修,也不得不低下了头……
该死,斐潜当年在平阳,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为什么现在雒阳就做不出来了?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
杨修很是头疼,却想不出自己究竟是那个地方没做好。明明自己按照斐潜之前的办法在做,在走……为什么当时斐潜就有了人,而现在堂堂大汉的都城摆在这里,就不能吸引人前来?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若是有青壮愿意前来,杨氏也同样愿意发放租借耕牛农具,收租的比率甚至比关中北地都要更优惠,若是有商户愿意开市,杨氏也同样愿意减免各种税收,甚至也可以提供在雒阳城外的免费场所……
但是每次看到空空荡荡的雒阳城,看到荒芜一片的河洛周边,杨修就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板上盘旋而起,经久不去。
其实这种现象,若是后世稍微懂一些经济,甚至是在周边转悠一下,就会发现有些地段生意就是好,而仅仅是隔了一条街,就冷清得可以养麻雀。
昔日大汉雒阳有多繁华,那么长安就有多衰败,而现在长安兴起的多么旺盛,雒阳自然就倒了霉……
如今斐潜治下的长安,就像是一个漩涡一样,不断将周边的一切都吸引到其中去,就像是后世的大都市,即便是有人在其中是深痛恶疾,也挡不住多少人前仆后继往其中填。杨修杨氏自身都被漩涡扯得摇摇欲坠,其他的人就更不用说了,又怎么可能会愿意留在雒阳发展繁衍生息?
到了最后,杨修便只能沦落成为中转站,赚一些过路的油水。
顺带做一些倒卖军资的生意。
毕竟只有做这一项,才能勉强弥补杨氏在雒阳城上的亏空……
杨修也不傻,他自然知道这样做迟早会有问题的,但是如果他现在不这样做,在问题找到他之前,他就已经被杨氏家族的人所遗弃了。杨修想要坐稳雒阳令,没有杨氏家族上上下下的支持是不成的,但是如果说杨修只能拼命往外倒不会往里拿,那么杨氏家族里面的人,为什么要支持杨修?
就像是后世在股市上讲故事的,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有问题?知道,但是依旧要讲,而且还要努力讲好。
若是能正文八经的赚钱,谁不喜欢啊?
要不是到雒阳这里的人都是一些歪头巴脑老弱病残,谁又喜欢干这种风险高的事情啊?种田不好么?庄禾不香么?
于是乎,当杨修听闻说在他的地面上出现了一批青壮的流民的时候,那表情,那心情,就像是中奖了500听一样。
青壮,就意味着劳动力,就意味着可以一个人顶十个老弱病残,就意味着财富的增加和光明的未来,否则为什么后世各个国家都十分重视人口曲线?所以当杨修接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就立刻行动起来,派遣了手下兵卒开始在周边收罗这些传说当中的『青壮』……
……(゚▽゚)/(゚▽゚)/(゚▽゚)/……
混乱在黑夜当中爆发。
火光,呼啸,人影,奔涌。
其实乐进再怎样转换位置,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因为在雒阳周边,驻留流民的荒村也就是十来个,再加上乐进这些人都是青壮,若是平常不留意倒也罢了,真要是认真寻找起来,就像是煤堆里面的屎壳郎,呃,萤火虫一样的明显。
杨修手下的兵卒前来抓捕,乐进等人自然是不可能束手就擒。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詭三國討論-第2035章平和喜樂,措手不及相伴
当第一缕刀光闪耀而起的时候,鲜血便不可避免的流淌起来了……
乐进原本带了两把战刀,现在也只剩下了一柄,左手上流着血,一边奔逃一边微微有些颤抖。
乐进自己也不知道已经奔逃了多久,天色还是黑蒙蒙的,若有视野稍好的地方,他还能看见远处那边的火焰,听见依稀传来的喧嚣,也在这样的时候,他才能稍稍的回想之前的战斗。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詭三國 線上看-第2035章平和喜樂,措手不及推薦
作为还算是有两把刷子的武将,乐进对付一般的兵卒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的,但是这个没有问题的基础,是在乐进自身武器装备齐全的条件下。
即便是勇猛如同吕布,在没有了趁手武器和装备的情况下,也是只能是被活擒,或许也有其当时酒色伤身的一部分原因,但是装备确实是很重要,尤其是铠甲。有没有铠甲,对于一名武将来说,几乎是天和地的差别。
如果有盔甲,乐进就根本不会受伤,甚至可以反打回去,但是现在不管是棍棒还是刀枪,在黑夜之中,火光混乱之下,根本无法说完全豁免,尤其是火把……
刀枪棍棒还可以用手中的战刀来格挡,但是燃烧的火焰在没有盔甲的保护之下,很快点燃了单薄的衣袍和散乱的头发,形成了不大不小的烧伤,这种头上和背后的烧伤,虽然不是非常严重,但是烧伤之后水泡摩擦破裂之后,却在皮肤上形成了连续的刺痛,甚至比左手上的刀伤,还要更刺激人的神经。
这一次忽然发生的战斗,其实一开始就注定了乐进一方吃亏,对方结阵而来,身上又有铠甲装备,而乐进这一方面不仅是分散,而且还根本没有时间去穿盔甲,多数只是拿了兵刃就匆忙抵抗。
交手的双方在一瞬间就展开了最为激烈的厮杀,虽然说杨修的兵卒未必如乐进的这些手下武勇,但是装备和阵型弥补了这些差距。
乐进只是稍稍观察局势,就知道有些不妙,招呼着要突围逃跑,然而当杨修的兵卒合围过来的这个过程,还是令乐进等人陷入苦战,一些乐进的手下,第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浸湿了麻绳编织成网,兜头盖脸的扔过来,稍有不慎就被网中,然后被像是猪羊一样五花大绑起来,这简直是身为武将的耻辱……
在这之前,乐进根本没想过可能发生这样的事。事态变化的激烈,转变的迅捷,让乐进根本无法适应。
在原先的计划之中乐进会在接收到了新的指令的时候,假扮成为流民逼近关隘,在褴褛的破衣袍之下装备上精良的盔甲,然后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没想到现在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反而是自己。
该死,早知道在当时骠骑斥候来的时候,就应该更谨慎一些,甚至应该直接撤退了!如果能早一点点意识到这一点,或许一切都会好上很多。
但是,世间最为缺失的东西,就是『早知道』。
在远方的火光闪耀之中,所有人似乎都被分割了,乐进能看到一些身影被扑倒,还有一些在火光之中战斗,然后倒下,如同困兽一般的咆哮,在黑夜里面隐隐传来……
在乐进身边,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十来名部下,不少人也和乐进一样,多少带了些伤。
乐进喟然而叹,他原本所憧憬的希望,远大的目标,在这个黑夜之中,彻底地湮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