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燼神紀笔趣-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避亢搗虛須尋隙推薦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当然,此镜自也有其极强的攻击之力,可化飞旋月刀,切割对手,亦可喷射出空间术法,让敌手四周密布空间裂隙,那可是比以锋锐见称的极品剑器还要可怕的东西,只可惜,这些个形成的空间裂缝,灵儿还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控制其移动。
不过这也足够了,在这乱战之中,此一招,那就如同在对手四周布下了无尽雷区,使其一个不小心,便会踩雷而伤。
凤漪的法宝,自然是舞凤翎,这翎舞动起来,看似美仑美焕,轻灵如羽,再配以凤漪的独门绝学身法凤舞九天步,更如轻歌漫舞一般,煞是赏心悦目。可那打击效果,与这感观却是恰恰相反,在四人之中,竟是以她的攻击最为暴烈,每一记攻击所至,不是烈焰焚天,便是爆声如雷。
四人之中,也就那徐芷若最为沉静,右手持紫灵杖,左手上一枚白玉般的龟壳,轻驱灵舟,直如玄衣仙子分水凌波,不过他的攻击,却是最为刁钻森寒。
其玉唇微翕,那鼋龟便不时的会被自己的元力忽地反噬一下,或者,眼看便能躲的过的攻击,或会因自己一个失神,或会因那脚步被无故的拌了一下,而被正正击中。不用问,那自是徐芷若的诅咒之力起了作用。
而这徐芷若的攻击手段,却还不止于此,他那手中的紫灵杖,如今也算得上是鬼道至宝,其杖中所养凶魂厉鬼,如今也已经算是极了得的存在。只见得,在她面前,那浓雾也变的更加深沉,已近玄黑之色,那浓重的迷雾之中,许多的阴魂恶鬼如同冲开了地狱之门一般,厉啸着向那头鼋龟身上扑杀而去。
这鼋龟,倒是独孤篪四人这几日以来,所见的第一头有修为的家伙,倒是与之前所见的水兽不同,竟是一头不能化形的妖物。
这独孤篪何等目光,搭眼一看,便能将这鼋龟的根底看出个八九分来。冲灵初境修为,有着五分真灵血脉,也正是它的身体里有着这五分的真灵血脉,使得这只鼋龟的战力比起其它同阶妖兽来,整整强悍了数倍,这也是独孤篪四人联手与之相斗,还是落于下风的原因所在。
还有一点,让独孤篪四人比较郁闷的是,这只鼋龟就其攻击来说实,是算不得顶尖,手段单一,身法也是极不灵活,可它那防御,却是少见的强悍,就是独孤篪的那紫言鼎如此坚固沉重,一次次地击打在其龟甲之上,也只能留下一道微微白痕,根本就极难真正伤得了它。
灵龟类生灵,其甲最硬,这是常识,只是这只龟,那暴露于甲壳之外的肢体,其防御力也不是一般的强悍。
以独孤篪四人的聪明,那攻击怎么会浪费于其防御至坚的龟甲之上,大部分的攻击,自然是要尽量落到其裸露在外的肢体,头部。可结果也只能破开一道小小的切口,或是烧灼出一点微黑的焦痕。怪不得那凤漪会有‘好畜生!竟然如此难斗。’的叹语。
“这家伙体魄如此坚固,倒是炼制法宝的好材料。”独孤篪却是哈哈大笑道。
到了这神界,独孤篪之前所收集的材料,几乎大半都变成了废材,而来这神界的时间又短,更没有时间去重新收集宝材,这叫他手头上的炼宝之物一下子变的十分紧缺。
比如他们四人脚下的轻舟,还是东拼西凑,好不容易才凑足了四份材料。当下见得这只鼋龟如此坚固,他哪里有不欣喜的。
“哥哥可别高兴地太早,有本事你先将这家伙撂倒了才是,拿不下它,你怕只能是空欢喜一场。”旁边凤漪手下不闲,口中却是没好气地吐槽道。
“是啊,哥哥,这家伙也实在是太难斗了,所有的攻击着落在其身上,就象是给它挠痒痒一样,也只有灵魂上的攻击还算有些效果。”徐芷若也道。
徐芷若话虽如此说,不过听她那语气之中,却无焦急之意。这头鼋龟,防御虽然强,那速度却是其短板,攻击更是乏善可陈,四人纵然是杀不了它,却也不会轻易为其所伤,如果要走的话,这家伙也是绝对没有办法将四人留下的。战于走的主动权都握在自己一方手上,她自然没有什么好着急的。
“如此好东西,若然放手,实在有些可惜。”此时的独孤篪,看着这眼前的鼋龟,那可是一大堆的无上宝材,岂肯轻易放弃。心思电转,正苦苦寻思着破其防御之法。
冥灵空间,不可能,这家伙修为战力比之自己四人加起来都强上许多,如不能将其体内元力封印,冥灵空间根本不可能将其收拘进去。
灵魂攻击,也不可能,虽然四人于灵魂攻击上都有绝招,可这大家伙的灵魂之力也不弱于自己四人,甚至更强一些,便是受了攻击,最多也是失神片刻,却是伤不得它的元魂。
这家伙防御几乎没有什么弱点,断暂的失神,也不怕其软肋受到攻击。至于攻击落于其头于四肢,那些许小伤,相对于这家伙强大的恢复力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消耗它的元力,也不现实,别忘了,这可是一头鼋龟,一旦元力不继,它还有一招龟缩之法,头肢尾缩于壳内,便可以慢慢地等待元力恢复。要是用这一招,怕是先行元力不继的会是独孤篪四人。
“嘞了个去的,难不成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独孤篪心下那个郁闷,此时却是真正体会到那老虎吃天,无处下爪的无力感了。
“对付这种无敌防御形的家伙,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毒,哎,可惜了,袁鑫不在,若是他在的话,那杀剑上的毒素倒是有可能解决这只鼋龟。”灵儿也是无奈地叹息一声音。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燼神紀 txt-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避亢搗虛須尋隙分享
她说的不错,袁鑫杀剑上的毒素,却是一种极为厉害的东西,对付这种几乎破不开防御的家伙最是有效,自上一次大家决定到这神界历练之前,独孤篪和慕容施,伏老等人合力,又一次将大家的法宝再重新煅制一番。
也是这一次的煅制,让那袁鑫杀剑上的毒素之力又发生了变化,而这个变化结果,让那慕容施都感觉到极为不可思意。
从来不曾想过,这世间会有一种毒素,有着这样的作用与效果。事后,慕容施为这袁鑫的这杀剑之毒起了一个名字,叫作消命。而这消命到成了这柄杀剑自带的一种特殊效果。
这消命的具体效用是这样的,那就是一旦被此剑伤害,那怕是皮肤上被割开一道小小的伤口,被伤者便会中毒,而这种毒,却不会要了中毒者的命,也不会因之消减对方的战力,其所消的只是对方的命元。
而这消去对方命元的多少,也依对方的修为而定,比如拿这只鼋龟来说,只要中了袁鑫一剑,其命元便要被消去百分之一,只要十剑之后,此鼋便会被消灭。
不过这消命却也有一个限制,那就是时间,一定时间之内,被注入敌手体内的毒素就会消失,而这毒素一旦消失,那对手被消去的命元便会再一次恢复过来。
这一限制,也就让袁鑫不可能因为这杀剑上所附带的效果而变得无敌,要想消灭对手,那就要在有效的时间内使对手不断受伤。
虽然说这一招不能让袁鑫真正无敌,却也一样让他变的更加可怕,以他的修为与本领,便是超越三阶与人对战,也能作到在有效的时间里使对手不断受到一些小的伤害,至使那毒素不退。当然,这一招对于那修为更高一些的人就有些鸡肋了。
此时袁鑫还不知人在何处,他那杀剑,虽然说来对付这只鼋龟极为有用,却是远水难解近渴,画饼充饥,实无半点用处。
“嘻嘻,这大家伙,其实有许多短板,咱们不防从它这短板上找出可能破解的手段出来。”灵儿嘻嘻笑着提醒众人道。
大家眼光都非寻常,一番战斗,早已将这鼋龟身上的短板了解的一清二楚。
体形巨大,行动迟缓,首尾不能相顾,身上颇多攻击死角。比如说,那后足与尾巴处。这后足与尾巴,虽然也极为坚硬,攻击力量奇大,足可开山裂石,只是其双目视聚却是兼顾不到。
这头鼋的视野,其实只能顾及到自己的前方以及两只前肢,至于后肢与尾,背,腹,它便是连看也看不到的。所以,这独孤篪四人,只要攻击到他的后肢与尾巴部时,他只能凭感觉作出应对攻击,几乎是半点效果也没有,而且,其身上受伤部位,便以那后肢与尾巴处最多。
短板是不少,可是细细想来,却是无法加以利用,光是这头鼋龟的变态防御,就能让人一筹莫展。
“软肋,软肋,这些短板,或许在与其同阶别的对手眼中能够称之为软肋,可惜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无法加以利用,除非能够寻到这家伙的罩门所在。”细细思索一遍,仍然不得其法,独孤篪不由有些恼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