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dix有口皆碑的小說 劍宗旁門 txt-第五百五十一章 交手上集展示-sbluf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苏礼当真飞离了十万里。
他原本是想要找一处空旷的大湖作为战场,但是很快却找到了一个他熟悉的地貌……破碎的山河,破碎的大地。
这是一处修真者的‘战遗之地’。
车手 七剑下面条
这种地方不是正常生灵能够繁衍的环境,却是会造就许多扭曲的变异生物。苏礼将战场选择在了这里,却是想要避免他与太殇魔君的战斗会造成更大的破坏。
说实话,他的这个选择已经引起了那些中洲大佬们的许多好感……这些大修士们往往是到了这个境界之后,才开始在意自己脚下的大地和世界是多么的脆弱,是需要小心保护的。
苏礼在某种程度上的觉悟和认知,看起来是真的不比那些真正的强者差了。
“提醒你一句,这样的环境对于本尊来说更有利!”太殇魔尊冷笑一声,他在正视苏礼的威胁之后就不再做那些托大的举动了,这一句话的功夫,他就已经暗暗做法……
蓦然间,苏礼脚下的地面冲出四条枷锁一般的气柱!
他意外地在空中连忙躲闪,却是发现那四条枷锁如同活物,追着他死命地纠缠起来。
见此情形他连忙竖指成剑,以法力灌注以及神锋意加持,形成锋锐无比的神锋剑气猛然斩向其中一条枷锁。
“锵!”
枷锁碎裂,但是他却感受到一种充斥的悲哀之情猛然间撞入了他的识海……好在他的心神受到‘小封印术’保护才没有受到影响,否则心灵再强也会出现片刻的失神。
所以他在另外三条枷锁来到之前就已经让开一步锋芒,然后再次咬牙挥剑斩断另一条枷锁……
这一次,他感受到撞入他识海的却是一种浓郁的愤怒之情……这次有心理准备他感受得更真切一些,这似乎是这片绝地形成时的万物之怒!
那么前一次被他斩断的,或许就是万物之悲?
还有两条枷锁又是什么?
他倒是对这太殇魔尊的奇妙神通感到了惊奇,这次他不退反进,又是挥剑追向另外两条枷锁……这都有些没将这当成是一场斗法了,他似乎觉得从中仿佛能够感受到天地本身的一些微妙意志存在。
但是太殇魔尊对此却是有些打鼓了,这种利用‘战遗之地’中的各种负面信息残片来作为攻击手段的神通他虽然很少使用但却也从来都没有失手过。任何一个中招者不是直接被那些‘万物悲怒’所击溃心神,也会不可避免地受到一定影响。
可现在他看到了什么?
苏礼这种见猎心喜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咔嚓!咔嚓!”
他再次斩断了两条枷锁,然后感受到了‘万物绝望’以及‘万物之怨’的两种情绪。
于是他隐约有种奇妙的感触,或许这所谓的天地意志就是这方天地内所有生命物质的某种意识集合?
他胡乱猜测着,但是也没有想得太过深入,毕竟如今正是与那太殇魔君对战之中。
所以他又挥出了第五剑……
依然是神锋剑,算是给这太上魔决打个招呼吧。
只是让苏礼有些意外的是,太殇魔君用来抵挡他神锋剑的却是一柄赤红魔刀!
苏礼的手那是当场就抖了一下……不是怕的,而是手痒的。
那把刀看起来很顺手的样子,真想摸下一试试看。
“锵!”
赤色魔刀与苏礼的神锋剑气一声交击,却是将苏礼的神锋剑给破碎于无形。
还不知是如此,苏礼还感受到自己浑身的气血都在那一声触碰下猛地激荡了起来,哪怕是真元运行都难以压制。
还好他立刻调用镇岳印的威能笼罩全身,这才使得他的浑身血液能够又平复下来……这件功德至宝的作用越来越大了。它的功能远不只是战斗中镇压敌人,似乎镇压己身的效果还要更好一些。
全能管家 孤孤
似乎是感受到了苏礼的目光,太殇魔尊冷然道:“魔刀沸血,受死吧!”
不得已之下苏礼也抽出了他的镇魔剑与之对抗……那沸血魔刀当真是一柄邪门之极的魔兵,每一次交击竟然都能够以震荡的形式影响到苏礼身体内的血液流动。
哪怕是镇魔剑也无法镇压,却好在镇岳印的镇压之下,这种影响被压制到了最低。
而在太殇魔君的感官之中就更复杂了。
真仙强者的强,在于那举手投足间的无穷法力,最重要的还有那恐怖的心灵力量。
太殇魔君以魔道沸血迎敌,所依仗的就是自己强大的法力以及附加的刀法真意,寄希望于能够一击击溃苏礼的意志与那浅薄的法力。
可问题来了。
苏礼的法力虽然是不如他,但是法力的凝练度却是极强。
再加上镇魔剑本身的幻冥石底材,却是能够将法力强度又增幅一定程度的。
所以哪怕魔刀沸血在太殇魔尊法力加持下强大到了一定程度,但依然无法击溃镇魔剑。
而那意志的碰撞也就别提了,他的刀意竟然与苏礼的神锋意碰了个势均力敌……不,他理所当然的是占据上风,但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压制苏礼的意志,所以看起来才是势均力敌。
这种情况下两人干脆就以镇魔剑和魔刀沸血进行了一次类似低阶修士一般的贴身快打。
刀锋与剑锋连续碰撞,两人都是施展出了极其高超的技巧。
这场面很微妙,太殇魔尊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和一个甚至连三十岁都没有的年轻修士可以打到这种程度,理论上哪怕苏礼是大能转世,在这种应该完全是‘以力碾压’的战法上也应该很快会落入下风才对啊。
这的确可以说是一种赖皮式的硬碰硬,太殇魔尊为了避免苏礼‘大能转世’的身份会造成意外而刻意维持的局面。
因为这等于是让苏礼以他区区二十多年的积累去和太殇魔尊数千年的法力去碰撞!
或许能够坚持一时,但是久战之后必然会出现法力不济的情况。
而苏礼作为金丹真人哪怕是真走了古修法能够积蓄法力,但是那恢复法力的速度是绝对不可能与太殇魔尊这样的真仙级别相提并论的。
但事实就是苏礼坚持住了,而且看起来已经适应了这个强度,能够一直将之维持下去似的。
苏礼的确是已经适应了当下的节奏,神魂上有小封印术防护,抵挡着太殇魔尊无处不在的心灵攻击。
体内又有镇岳印压制一切负面状态,同时还能增加法力炼化的速度……然后还有归藏神通鲸吞外界天地元气,这才使得他的法力恢复能够跟得上消耗。
甚至在熟悉了这种状态之后,他率先做出了变化。
镇魔剑的剑式一转,不再是简单的突刺劈砍,而是直接斩出了他最熟悉的‘重钧裂地剑’!
当然,因为某些微妙的原因,他的这一击与其说是剑法,倒更像是刀法了……谁让他现在用的镇魔剑是一柄‘单刃剑’呢?
这一下变招对于太殇魔尊来说的确是有些突然,但是作为魔道真仙,这样的攻击却反而显得太过单薄了一些。
他挥手即可将之破碎。
毕竟苏礼不是玄虞子,若是玄虞子施展这一招,那么太殇魔尊就是要直接避其锋芒了。
剑招的余韵天空掉落,使得下方那破碎之地再次崩碎开来……不过这‘战遗之地’本就支离破碎,也就无所谓再残破一些了。
苏礼以‘重钧裂地剑’试探一招后就知道自己在这太殇魔尊面前或许还真的是进攻不足……至少依靠剑法是这样的。
但是这却反而提醒了太殇魔尊,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样一味和苏礼硬碰硬地对招似乎很不明智……苏礼或许需要百分之八十甚至是百分之百的注意力来应对他的攻击,可是他却完全能够分心使用另外的方法!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随后猛然间从嘴中吐出了九个恐怖的魔魂,直冲苏礼的面门而去。
与此同时他手中刀势更急,使得苏礼无暇抽身。
眼看这些魔魂就要击中苏礼了……
但是在下一刻,他的丹田位置却是猛地弹射出数道狱锁!
狱崖神符的狱锁!
一个完整的狱崖神符中,狱锁为‘七绝’,便是锁身、锁魂、锁五行。但是苏礼要运用也可以将之完全转换为锁魂狱锁,数量也是完全不限。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是只有将自己这道本命神符完全掌握之后才能够得心应手的运用方式,他的师父孤棹子却依然走在完全掌握那渡厄神符的道路上。
而此时九个魔魂对应的就是九道锁魂狱锁,立刻将之给牢牢地困束住了。
这一次苏礼的应对给太殇魔尊带来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他竟然对那些魔魂的感知一下子都削弱了大半,似乎随时都会失去它们一般。
这种情况令他大吃一惊……这些魔魂对于太殇魔尊来说可不只是炼制出来的手段了,更是有着另外的重要意义,损失一个都是大损失。
于是他立刻催动法力,引动这九个魔魂的威能……
下一刻,那些被狱锁缠住魔魂都开始向外冒出阴秽之气,仿佛是要将苏礼的狱锁给污染了一样。
这种阴秽煞气充满了怨念与仇恨的感觉,让苏礼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当初在西域百国中遇到的那个血腥大磨……
那种阴秽魔气的确是能够侵染、腐蚀许多法术、法宝,是一种极其难缠的力量。
可是苏礼也因此意识到了,这些魔魂大致是如何成型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