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 起點-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推薦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京都三法司,十多年来,刑部的权势独占鳌头。
大理寺为京都各司衙门视为清水闲散衙门,大小官员都能从大理寺身上找到优越感,大理寺上下官员忍气吞声,唯一能够让他们保持些许尊严的,便只有京都府。
火熱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讀書
这倒不是京都府比他们更闲散,而是在帝国三法司之中,京都府一直都是仰其他两大法司衙门的鼻息。
京都府只是负责京都的治安,在当今圣人之前,京都府一直背后大理寺,对大理寺可谓是唯命是从,刑部崛起之后,京都府转变风向,又跟在了刑部后面。
不过大唐立国百年,京都府大多数时间一直都是遵照大理寺的意思办差,所以在大理寺官员心中,京都府是他们唯一可以瞧不上的衙门。
云禄来到京都府的时候,难得保持着一丝傲然。
秦逍给了他机会,也给了他承诺。
只要能够将宇文怀谦从京都府带到大理寺,他便是大功一件,在大理寺的位置也将稳如泰山。
西陵人质被关押在京都府的大牢,这些时日,宫里似乎忘记了这件事情,而三法司衙门似乎也都没有对此事上心,秦逍提及此事,云禄才想起京都府还关着这些人质,要从京都府提调一名囚犯,甚至将宇文怀谦的案子移交到大理寺,这当然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云禄并不觉得此事有什么为难之处。
今天特意起了个大早,从大理寺带了四名刑差,直接便来到京都府,准备将宇文怀谦提押到大理寺。
京都府尹夏彦之得到通禀之后,亲自前来面见,云禄是大理寺少卿,四品官职,而夏彦之虽然是京都府的堂官,却也只是四品,两人平级。
“宇文怀谦?”得知云禄要提走宇文怀谦,夏彦之倒是很有些错愕,显然没有想到大理寺的人会主动来要求京都府移交此案。
西陵叛乱后,中书省直接下了一道命令,令京都府派人将西陵送到京都的人质全都逮捕关押,京都府也在第一时间将西陵人质尽数抓捕关进大狱,但此后朝廷却没有任何命令示下,大理寺和刑部对此事也是不闻不问。
上面没有吩咐,夏彦之也懒得多问,反正京都府牢房也不在意多这几号人。
如果不是云禄今日亲自过来,夏彦之甚至忘记大牢里还关押着这几号人。
“这案子总要审理清楚。”云禄道:“夏大人,西陵叛乱,你是知道的,西陵三姓之中,甄家和樊家肯定是参与了叛乱,所以这两家在京都的人质我大理寺不管,依然留在你们大理寺关押,哪天朝廷有了吩咐,如何处置发落他们,你们按照朝廷的吩咐去办就好。不过据我所知,宇文家并没有参与叛乱,既是如此,一直将宇文怀谦关押在你们这里,实在是不妥。”
夏彦之赔笑道:“云大人,西陵叛乱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消息,我知道西陵有诸多世家卷入其中,宇文家是否参与其中,其实到现在都无法确定。”
“你把人交给我,如果朝廷到时候真的追究起来,宇文怀谦由我大理寺来负责。”云禄道:“还有他的案卷,你也一并移交给我,宇文怀谦的案子,就由我们大理寺来接手了。”
夏彦之有些犹豫,云禄皱起眉头,道:“怎么?云大人有什么难处?”
夏彦之忙笑道:“不敢。云大人请稍候,我这就去调出宇文怀谦的案卷,顺便让人从大牢里将宇文怀谦提出来。”起身来,拱了拱手,快步离开。
云禄端起茶杯,镇定自若。
大理寺有复核案件之权,莫说京都府还没有审过宇文怀谦,即使京都府给宇文怀谦定了案,大理寺也有权重新审理。
他本以为夏彦之很快就能回来,毕竟京都府大牢不像大理寺那般是设在兴化坊,而是直接在京都府后面,要从里面提取犯人,花不了多长时间。
可是等了好一阵子,非但没有见到宇文怀谦被带过来,甚至连夏彦之都迟迟没有出现。
云禄隐隐觉得事情不大对劲,忽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立刻起身,走到大门处,只见到一名黑袍官员正带着十多名衙差从京都府正门外冲了进来,当先一人竟赫然是刑部侍郎朱东山。
云禄心下一沉,立时知道事情不妙。
“原来是朱大人。”云禄勉强含笑拱手道。
朱东山也是似笑非笑,道:“这不是云少卿吗?怎地有闲暇来京都府喝茶?”
朱东山是血阎王卢俊忠手底下头号心腹,也是令人谈之色变的酷吏,云禄瞧见朱东山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心里就有些发毛,硬着头皮笑道:“过来移交一桩小案子。”
“巧得很,朱某也是来移交案子。”朱东山咧嘴笑道:“只盼咱们移交的不是同一件案子。”
云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跟着四名大理寺刑差,四名大理寺刑差显然对刑部的人也有忌惮,显得有些紧张,而朱东山身后的刑部衙差却如狼似虎,凶悍之余,却也显出不屑之色。
便在此时却见到数名京都府的差役押着一名囚犯过来。
那囚犯身着囚服,年过五旬,身材高瘦,虽然是从牢房之中刚提押出来,但气色却并不是很差,囚服虽然有些肮脏,但却十分整齐。
三法司的衙差俱在院内,囚犯却显得十分镇定,神情坦然。
“下官京都府丞唐靖,奉命将刑囚宇文怀谦提押出来。”一名京都府官员上前来,拱手道:“却不知该移交给哪位大人?”
云禄闻言,立刻吩咐道:“来人,将宇文怀谦带回大理寺…..!”
还没说完,朱东山已经打断道:“且慢!”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 txt-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相伴
云禄一怔,朱东山似笑非笑道:“云少卿,你今日前来,莫非是要提审宇文怀谦?”
“正是。”云禄道:“不知朱大人…..?”
“巧得很,我也是来提押宇文怀谦。”朱东山笑道:“西陵叛乱,西陵诸多世家牵连其中。宇文家是西陵三姓之一,先前西陵送到京都的人质都被关押起来,部堂大人早就想审讯,不过刑部的事情繁多,一直没能抽出空来。这两日部堂大人手头上的案子处理的差不多,想到西陵人质,所以准备详加审讯,主要是为了了解一下西陵叛乱的情报。”
云禄皱起眉头,朱东山却已经吩咐道:“来人,将宇文怀谦带走…..!”
刑部衙差便要上前,云禄心下一急,厉声道:“谁敢带走?”
秦逍昨日交代他将宇文怀谦提押回大理寺,承诺一旦办成此事,云禄在大理寺的位置便不会动摇,但另一层意思,便是说如果连这样的小事都办不好,大理寺也实在容不下云禄。
云禄当时得到保证,却是心下欢喜。
在他看来,从京都府提走宇文怀谦,便是从大理寺派一名推丞到京都府也能够办到,就不必说自己这位少卿亲自前来提人,这件事情实在没有多大难度。
这样的小事,十拿九稳。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刑部的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杀出来,甚至要抢夺宇文怀谦。
能够爬上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云禄当然不是愚笨之人。
他心里其实已经明白,刑部这是有意要和大理寺为难,否则刑部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自己要提走宇文怀谦的时候跑过来,这分明就是要与大理寺唱对台戏。
毫无疑问,自己在京都府等了半天,夏彦之一直没有出现,自然是暗中派人前往刑部通风报信。
这十几年来,京都三法司,刑部一家独大,而大理寺早就不服当年之权势,京都府自然是完全投向刑部一边。
云禄心下恼怒至极,可是却更加明白,今日说什么也不能让刑部的人将宇文怀谦抢了去,若是自己无功而返,小秦大人一怒之下,自己肯定是要被从大理寺赶出去。
宇文怀谦是否能够被带回大理寺,直接关乎到自己的前程。
朱东山冷笑一声,道:“云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卢部堂要审讯宇文怀谦,我来提押,有何不对?”
“朱大人,刑部要审讯宇文怀谦,如果是今日之前,我绝不会多说一句话。”云禄心中虽然恼怒,但毕竟对刑部还是有所忌惮,勉强让自己的语气和缓:“不过今日大理寺正巧也要提押宇文怀谦回去,提押刑囚,总要有个先来后到,若是不能将宇文怀谦提押回去,下官着实无法交差。朱大人,不如这样,今日下官先将人带了回去,大理寺审问过后,再将人送到你们刑部,你看如何?”
“不如何。”朱东山淡淡道:“部堂大人今日就要审讯,所以今日我就要带走他。”使了个眼色,手底下的人不再犹豫,直接冲过去从京都府差役手中拉过宇文怀谦。
云禄又急又恼,也是冲上前去,抓住宇文怀谦一只手臂,怒道:“朱大人,你们当真不讲理?是我先到这边,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将他带回大理寺。”向四名发怔的大理寺刑差怒骂道:“几个狗东西,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带人走。”
四名刑差回过神来,心里也都清楚,这几日大理寺正在整肃,小秦大人已经放出话来,尸位素餐的无能之辈都要滚出大理寺,今日若是畏惧退缩,差事肯定是保不住,连少卿大人都冲上去,自己更不能有丝毫的畏惧,四人立时都冲上前,要从刑部衙差手里夺人,直冲出两步,七八名刑部差役已经拦住去路,一名刑部差役冷喝道:“再敢上前一步,可别怪我们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