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道人賦 愛下-第一百六十四節 當真技高一籌?讀書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宴开之时琼香缭绕,缤纷瑞霭充斥着整座大殿,成可谓:紫凤鸾影形缥缈,金樽玉碗载浮沉!只那百味珍馐千香佳酿就叫陈观主觉得此行不虚。
钰阙魔皇妙语如珠连连请酒,陈景云与纪烟岚自是来者不拒,席间又有魔姬献舞、玄音韵美,凤箫玉管之声绕梁不绝。
酒至半酣处是,钰阙魔皇再提一盏,而后笑对群魔言道:“闲云观与我族一向亲厚,今次双尊闲游至此,我等自需一尽地主之谊,不过却有一事需与诸位族老商议一番。”
见殿中群魔尽皆正色倾听,钰阙魔皇继续言道:“我族的魔神大祭虽说向不外宣,但是双尊既然欲要观礼,本皇倒是有意成全,不过兹事体大,还需诸位族老点头才行。”
闻弦歌而知雅意,诸老魔一听钰阙魔皇将此事摆在了台面儿上,立时心照不宣。
有说:“双尊地位尊崇、修为高深,当有资格踏足通天祭台。”
有说:“魔神大祭关系重大,万年以降从无外族修士观礼的先例,请魔皇三思。”
又有说:“虽说上古圣魔沉寂已久,可是谁能保证今次仍旧不会降下真灵?到时一旦真灵降世,双尊身为人族恐难全身而退。”
还有说:“这倒无妨,既然闲云道友能将一柄至阴玄宝赠予魔克礼,想必身上还有不少养魂之物,若能献上几件嘛,说不定真魔圣尊还会赐下好处。”
……
眼见着殿中诸魔你一言我一语地在那里争论不休,陈观主与纪剑尊相视而笑,心知众魔头真正惦记的乃是自己手中的灵材玄宝,对于魔神大祭反倒不甚在意。
钰阙魔皇继续品着美酒,似乎已经习惯了殿中的场面,直到发现陈景云的脸上露出些许的厌烦之色,这才轻咳一声,语带不悦地道:
“之前本皇已经说了,双尊乃是我族贵客,诸位族老何必张口闭口不离好处?既如此,本皇就在内府秘库中选取一些珍品,以此充作双尊的献礼吧。”
此言一出,群魔立时闭口不语,殿中气氛也跟着变得尴尬起来。
爱不释手的小說 道人賦-第一百六十四節 當真技高一籌?
这样的情形自然没有脱出陈景云的预料,心中大感乏味之余,口中却笑道:“魔皇不必如此,按说贵族大祭对我夫妇而言,除了能够增长见识之外并无其它好处,因此即便不能观礼又有何妨?
不过方才那位容空道友说的倒是不错,贫道身为炼器大宗师,手头自然不缺区区祭灵之物,若是各位需要时,只管开口便是,权当是酬谢今日的酒宴了。”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道人賦-第一百六十四節 當真技高一籌?
说者有心,听者自然会意,不过殿中诸魔哪个不是面皮厚如城墙?闻听陈景云之言非但丝毫不觉难堪,反倒有一老魔哈哈言道:
“从前只闻北荒盛传闲云道友大方,今日一见果真如此,不过双尊乃是魔族贵客,我等自然不会觊觎道友手中的宝物!”
“亢辙族长所言甚是,不过此时相距魔神大祭结束尚有四十一日,若闲云道友有暇时,可否一展炼器手段?也好在我魔族留下一段佳话。”
“是极、是极!贵我两家一向交好,闲云道友若肯出手炼器,我等必有厚报!”
……
眼见着殿中诸魔众口一词,钰阙魔皇只得无奈摇头,对陈景云揖手道:“让武尊见笑了,魔族乱战多年,竟至宗师难出,诸位族老有此心,也是情势所迫,不过还请武尊放心,您若肯出手时,一应炼器材料皆由我族提供,且所得灵宝也由你我两家平分!”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道人賦笔趣-第一百六十四節 當真技高一籌?分享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道人賦笔趣-第一百六十四節 當真技高一籌?推薦
火熱都市小说 道人賦 txt-第一百六十四節 當真技高一籌?看書
略带玩味地看了钰阙魔皇一眼,陈观主便开始把玩起了手中的精美酒盏,貌似是在权衡利弊,实则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自从明悟了造化至理之后,陈景云于炼器一道敢称当世第一,今日魔族竟敢让他帮着炼制灵宝,那便需得承受将来与闲云观修士对战之际灵宝反噬的恶果!
将酒盏轻轻放在案几上,陈景云又自沉吟一阵,这才对一脸期许之意的钰阙魔皇言道:“魔皇开出的条件尚可,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身为喜好炼器之人,贫道自然不肯放过好的材料。
怎奈人、魔两族乃是世仇,虽然我闲云观有置身事外之意,但若北荒各宗知道我替魔族炼制了大批的灵宝,到时……”陈景云把话说到一半,便就闭口不言。
一众老魔自然知他话中的意思,闻言不由各自叹息,他们原本就是打的好算盘,一旦陈景云今次替魔族炼制了灵宝,那可就有天大的把柄落在己方手中,到时候整个闲云观都将任由自己拿捏。
钰阙魔皇倒是不以为异,似乎早就知道陈景云不会中计,于是正色言道:“武尊的担忧不无道理,我魔族素来行事磊落,绝不会让闲云观担此干系,诸位族老,且随我立下天魔血誓,若如武尊今次为我西荒炼宝之事传出此殿,必叫我等遭受心魔反噬而亡!”
随着冥冥中的一缕誓蕴降下,殿中诸魔各自警醒,天魔血誓非同小可,一旦违背时,等闲便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既如此,那便无碍了,听闻魔神大祭在第四十九日最有看头,贫道夫妇到时再去观礼便是,至于中间这段余暇,就请魔皇寻一处隐秘之所,供我炼器之用。
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贫道炼器没有太多讲究,只是一旦开始就等闲不会停下,若是你等中途供应不了足够合用的材料,那便休提再炼之事,你等可将所需灵宝列出清单,免得到时手忙脚乱!”
听着陈景云自信满满的话语,殿中诸魔微一错愕,旋即大喜,心中皆道:“好一个退而求其次!看来还是魔皇计高一筹,知道炼器宗师都有见猎心喜的毛病,这闲云子既然口出狂言,想必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
不管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总之在敲定了炼器之事后,殿中除了两个掌管魔族秘库老魔头匆匆离去之外,余者尽是请酒恭维,就连禹忘生都自罚了三杯,并且当面致歉。
陈观主同样兴致高涨,喝道酣畅处时还撒气了酒疯,居然指着地上铺就的紫晶玉髓大骂殿中群魔有眼无珠,竟对这样好的珍稀灵材视若无睹。
钰阙魔皇与众魔头被骂的面红耳赤,旋即尽皆大喜,心知定是前代魔皇为了藏宝于拙,这才将陈景云口中的上古奇珍摆在明面上,可谓用心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