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笔趣-第110章 可以翻牌子熱推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楚阳拳头攥得直响,却久久没挥出去,因为他打出去就应了欲盖弥彰那句。
而他最恶心断袖之癖 。
放着香软如玉,娇嫩柔弱的女子不抱,却把一身硬肉结构相同的男人当宝,那不有病吗?
以后还是和蒋泽保持距离吧,他想攀炎附势,不是非蒋泽不可,蒋家不止蒋泽一个少爷,京城也不止蒋家一家权贵。
何况蒋泽在蒋家还是个不入流的。
蒋泽恨得直咬牙,这次带出来的几个人是他费了很大力气才争取来的,是他在蒋家立足的重要资本,居然让这人三言两语给离间了。
而且总觉得这个声音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蒋泽绞尽脑汁想了许久,才想出他正是在清风楼和他争抢轻语的那人!
他没记得得罪过这号人,为何处处与他作对?
一场争端消弭于无形,大家的注意力又回到蒋麒身上。
胜负已分,到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就是不知道这位心高气傲的爷会不会信守承诺。
林祁学着酒楼迎宾做了个请的姿势:“我爷爷常说二少爷是个有气度的,可别让人失望了。”
他的姑祖母是太后,蒋麒的姑母是皇后,他们常被接近宫里小住,两人偶尔玩在一起,蒋麒人前人后两个做派,没少坑他,现在有机会踩他一脚,他乐意之至。
在众人热切的眼神中蒋麒黑着脸走到大同石坊的门口。
“我狂妄!”
“我狂妄!”
“我狂妄!”
蒋麒飞快喊完三声,然后坐上马车扬长而去。
他玩石头多年肯定不是自己水平不佳,而是蒋泽和他朋友太弱。
不过旁支的指望不上也正常。
林祁嘴快咧到耳后根:“师父,你可帮我出了口恶气,我更没想到赌石能让人这么畅快!”
“今日我做东,地方你们随便挑!”
程凌岳很阔绰,之前和封天建一起赌石,就数他赚得最多,到现在还没花完。
苏宝儿委婉拒绝:“我今后住在二哥的农庄上,晚上要早些回去。”
其实真实原因是今天她从黄翡切下一块小巧方正的料子,想送给陆云深做印章。
但爬墙这个事儿不能往外说。
封天建着急地问道:“师父,你不打算带我住了吗?”
“我二哥脾气不好,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一起。”苏宝儿毫无压力地黑了苏二郎。
但也是实话,她二哥性子孤僻,还毒舌,一般人相处不来。
“那我还是去别院凑合着吧。”封天建打起了退堂鼓。
师父已经是个狠人,连她都忌惮的人他根本招架不住。
好在他爷爷告老还乡时没把宅子都变卖了。
“没想到师父也有害怕的人。”朱建黎打趣道,她说起二哥的表情就跟郑光说起他爹一样。
“不是怕,是爱他才妥协。”苏宝儿纠正道,“你们也先为爱妥协一下,等我跟二哥说好,再请你们到庄子上庆祝。”
“听师父的。”
朱建黎毫不犹豫地点头。
还是师父说话好听,他们回去早不是因为怕谁,而是出于爱才妥协。
封天建犯了难,他们家人就在身边,他这种隔得远的怎么办?
“去看看汤老吧,他病了,这是药方。”
苏宝儿将一张纸递过去,封天建却心虚得逃。
汤老是他爷爷的旧友,也是他的恩师,可他走偏了路,差点把他气得背过气去,实在没脸再见他。
苏宝儿硬塞进他手里:“拿着吧,汤老一把年纪,见一面少一面,别给自己留遗憾。”
封天建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是了,汤老比爷爷还大两岁,已是古稀之年,他该去,而且他也不再是之前那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汤老应该不生气了吧。
夜色深沉,苏宝儿凭着矫健的身手顺利地摸进了离王府。
离王府占地不小,但只有离王一个正经主子,所以往护卫最多,灯火最亮的院子走就对了。
苏宝儿顺着墙根走到窗边,将窗户推开一个小缝儿,却见里面站着一排穿红戴绿的姑娘,仔细一数,足有十二个,还环肥燕瘦,各有风姿。
不,一定是幻觉。
苏宝儿如此安慰自己。
她悄悄合上窗户再重新推开,可看到的美女一个都没少,还有一个走到了桌边研磨。
精品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線上看-第110章 可以翻牌子
人氣都市异能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第110章 可以翻牌子相伴
红袖添香,共剪西窗,还挺会享受。
如果是别人,苏宝儿指定翻个白眼就扬长而去了,可主角是陆云深,这就成了捉奸现场,还是大型的。
就是以前没接触过这个业务,有点不知所措。
是进去质问还是直接离开?
非常不錯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起點-第110章 可以翻牌子分享
没等她想出章程,陆云深推开窗上:“进来。”
人都到外面了,却不肯进来,是已经认定了他的罪行了?
难道他这点信任都不值得给吗?
苏宝儿不再纠结,利索一个翻身,眨眼就站在了屋里,脂粉香扑面而来,闻得她胸口泛起了细密的疼。
“来的不是时候,扰了王爷雅兴。”苏宝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陆云深很无辜:“都是皇后送来的人,你看着处置。”
“是不是人太多让王爷为难了?我这儿有个好办法,你弄些木牌把她们的名字写上,然后闭着眼睛翻,选着哪个那个是哪个,保证能公平公正,雨露均沾。”
苏宝儿心里不爽,说话带着刺,还阵阵酸味飘来。
陆云深敲了敲苏宝儿的额头:“脑子里装的什么东西?”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第110章 可以翻牌子鑒賞
十二个宫女齐齐看着举止亲昵的两人,难道离王不近女色的原因是爱好男色?
陆云深抬手拿掉苏宝儿束发用的发簪,一头黑发垂落下来。
“她是本王的王妃,后院事宜皆由她处置,她说什么就是什么。”陆云深大大方方地介绍自己的媳妇儿,还有点骄傲。
可苏宝儿的身份和离王的维护并没有让宫女忌惮。
其中一个宫女随意地弯了下膝盖就算行礼。
“苏姑娘是离王正妻,该恪守礼教,好给妾身们做个榜样。”
“你叫什么名字?” 苏宝儿好奇地问道。
小姑娘长相明丽,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十分甜美,可惜是个没头脑的,连棒打出头鸟的道理都不懂。
“妾身永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