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不敗天王》-第五百六十四章 你有什麼資格?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不败天王
法司官脸色难看,他皱着眉头,大声呵斥道:
“周依敏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论!”
“在公堂上说的任何话,都要有证据。”
“像你这么肆意的说话方式,我可以判定你扰乱公堂!”
周老太太也轻蔑的看了周依敏一眼,开口道:
“判她扰乱公堂,我赞同。”
“她说出这样的话是污蔑法司,污蔑法律。”
“周依敏,难道证据对你不利,你就可以不尊重法司和法司官了吗?”
法司里面很安静,所有人都像听圣旨似的,听着周老太太说话。
周家的力量,还是不容小觑的。没有一个人敢责怪她打扰公堂。
周依敏冷笑了一声,她看着法司官,脸上没有任何敬畏。
因为这种能被金钱收买的人,一点都不值得她周依敏尊敬。
“公道自在人心,我的证据到底是不是有效,你们心理清楚。即使你们强词夺理,也依然不能改变公道的存在。我相信,律法迟早会还我一个公道。”周依敏缓慢,但却沉甸甸的说。
“大胆,你居然又污蔑本官!”法司官怒道。
“我大胆?我为自己讨还公道,在你这里就变成大胆和污蔑?这位法司官,希望你能清楚你的职业和责任。”
此时的周依敏,温柔中带着霸气,竟然有一种让人畏惧三分的气场。
“你们是律法的象征,是我等尊敬的公正跟正义,理应为我们主持公道。希望你们不要在金钱跟权势面前失去初心。”
“闭嘴!”
法司官的脸色铁青,拍了一下惊堂木,“周依敏,你藐视法律,污蔑公仆。我宣布,取消你的上诉权利!本庭此次宣判结果之后,你没有权利再上诉!”
周依敏冷笑了一声,指着周老太太说:“刚才,你没有让她说话,她却插话说。你怎么不说她藐视公堂?我不过是说出我的想法,你就这般的咆哮。法司官,你真是好公正啊!”
“你……”
法司官气的再次拍响惊堂木,说:“你已经没有说话的权力了!现在,本庭宣布……”
“红星希望小学所占地皮,当属周豪龙先生所有。周依敏,请你立刻停止侵占他人私有财产……”
听到判决结果,周依敏闭上了眼睛,她感到整个天空都是黑色的。
“下面请陪审团回答,是否认同判决结果?”法司官威严的问道。
陪审团的人,早就都被周家人收买了。此时,这十二个陪审团成员纷纷点头,表示自己完全认同法司官的判决。
周豪龙得意的笑起来,两眼放着光。
作为这块地皮的商务主控,他仿佛看到了小山一样的财富,堆在他眼前。
周老太太满意的看了法司官一眼,随即冷漠的对周依敏说:“你和你父亲一个德性,都太忤逆。所以你们被周家抛弃,也是自找的!”
“我不服!”
周依敏站起来,大声说道。
法司里的人都笑了。
“不服?可以上诉啊。”
“不过,她的上诉权已经被剥夺了。她不能上诉了,哈哈。”
周家的亲戚冷冷的议论着。
“好戏啊,大开眼界。”
一个冷漠的男音突然传来。
众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一个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正倚在门口,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
周家的人脸色一变,这个男人他们认识。
此人是周依敏的儿子,那个被上京林家逐出家门的“灾星”林轩。
上次就是他陪着周依敏参加周老太太的寿宴,还害得周青青嚎啕大哭。
“他怎么来了,难道想搅局?”
周豪龙脸色铁青,心中开始忐忑不安。
“审判结果已经出来了,他就算想要搅局,也没有办法了。”周老太太志在必得的笑道。
她就不信,林轩还能将结果逆转?
法司官一脸阴沉,怒斥道:“什么人,竟然敢扰乱公堂?法司员,将此人轰出去!”
法司员怯生生的从门外走进了,说:“法司官先生,他们有战区总法司长官的证件,我没有权力阻拦。”
法司官疑惑的扫了林轩一眼,“战区总法司的长官?怎么会来这里?”
林轩冷笑了一声:“自然是来看看你们是怎样被收买,如何将黑的说成白的。”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不敗天王 起點-第五百六十四章 你有什麼資格?推薦
超棒的言情小說 不敗天王 起點-第五百六十四章 你有什麼資格?
周依敏看到突然出现的林轩,怔了一下,脸开始发烧。
她觉的很不好意思,每次闯祸,都要麻烦儿子来救她。
她这个当妈的,真没用。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不敗天王-第五百六十四章 你有什麼資格?展示
法司官被林轩的话,说的有些慌神。
但他立刻就恢复了平静,说:“你们是战区总法司的人又怎样?这里是上京法司,一切都是按照法律程序进行。陪审团也没有任何异议,你有什么资格来诽谤公堂?”
“如果你再胡闹,我立刻联系你们战区的长官,让他处理你!”
林轩嗤笑一声,来到周依敏身边,关切的问:“妈,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对不起,我以为我自己能做好的。而且你最近那么累,我不忍心再麻烦你。”周依敏低垂着头,捏着衣角说。
那样子,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林轩心疼的叹口气,随即转头,冷漠的扫视着法司的人。
“真是够可以的,为了钱上下串通,欺负一个女人。你们还算是人吗?”
“你再怎么不满,反正本庭审判已经结束!”法司官心头一横,冷漠的说。
“周依敏女士,本庭会监督你移交所侵占土地,归还给周家。如果你不配合,本院将强制执行!”
周豪龙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说:“听到了吧?红星那块地皮本来就是我们周家的。既然法司已经做了判决,你们就快去准备移交吧。”
林轩眯起眼睛,缓缓开口:“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一条最基本的法律,你这个做法司官的,难道不知道吗?”
那法司官被林轩身上威压的气势,吓得一哆嗦。
他很是好奇,怎么会有气场这么强大的人?
纵使如此,法司官也不打算屈从于对方。
毕竟战区法司和地方法司,各管一方,对方还能强行插手不成吗?
“正是因为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本庭才做出来如此公平的判决。”法司官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
林轩脸色一下严肃起来,道:“果然上下勾结,乌烟瘴气。你做为法司官这么做,实在是德不配位。”
“你以为你是谁?”法司官冷漠的打断,说:“不要以为你是战区的人,就可以随便污蔑本法司官!我再次警告你,不要再胡说八道,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周老太太心情很好,说:“法司官先生,别和他废话。既然判决已定,可以宣布结束了,直接执行即可。”
“住嘴。”
林轩斜睨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不过是坐在旁听席的观众,有什么资格对律法的事情指手画脚?”